【南京红色故事】军民鱼水情

发布时间:2020-06-24 09:18 来源:南京党史网 收藏

 1943年早春二月,溧水县下芝山村李家祠堂前。

 抗大九分校三大队全部学员列好队,听三大队教导员孙志仁宣读各中队驻防地点。

 分配完后,大队长朱传保一声令下,各中队唱着《抗日军政大学校歌》,陆续开拔各自的驻防地。

 黄河之滨

 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

 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

 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

 同学们,努力学习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我们的作风

 同学们,积极工作

 艰苦奋斗,英勇牺牲

 我们的传统

 像黄河之水,汹涌澎湃

 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

 ……

 待八中队开拔时,朱传保把八中队指导员马肃叫到一边对他说:“你们中队分在史家村,是我们三大队也是抗大九分校驻防最南边的村庄,离国民党军防区很近。你们在保证训练、学习计划的同时,加强对南边的警戒,一定要依靠老百姓。”“是。”马肃点着头说。他看了下正在开拔的八中队队伍,向大队长敬了礼,快步追上队伍。

 一

 史家村,溧水南境的一个边缘小村庄,向南五六里路就是国民党部队的活动范围。村子不大,十多户人家,属丘陵山区,村口有两棵老柳树。这个村过去从没有部队驻扎过,抗大学员们第一次走进这个村驻防,村民们对新四军不是很了解。

 在八中队驻防史家村的第二天下午。史大伯穿一件蓝布衫,腰上捆一根布带子,他坐在门口劈着柴。不一会儿,有脚步声传来,他抬起头,看见两位新四军战士边说笑边向他家走来,他看出是昨天刚住进他家的两个小战士。他放下劈柴的砍刀,把刚劈的柴火抱起来向屋里走去。

 “大伯,在劈柴火呀。”学员小刘见史大伯起身向屋内走去,在后面喊了一声。

 史大伯回过头淡淡地应了一声。小王和小刘相互对视了一下,他俩从史大伯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这里的老百姓还不了解新四军,对部队的到来还有些戒心。

 小刘走到刚才史大伯劈柴的地方,看见还有一堆柴要劈,就卷起衣袖坐下来,麻利地劈了起来。

 晚上,八中队党支部委员会召开会议。

 一张旧八仙桌,围坐着五个人,桌上放着一盏马灯。马肃见人都到齐了,便说:“同志们!今天我们开个支委会,议题是如何发动全队做民运工作,尊重老百姓的风俗习惯。请大家发表意见。”

 在中队长江后先简短的讲话后,马肃说:“我们初到史家村驻防,这个村离国民党军防区又近。我们要多和老百姓沟通,多交流,多宣传新四军的抗日主张,尽量不增添老百姓的麻烦,为群众多做事,做好事。有特殊困难的家庭,中队还要派人上门慰问。”

 随后,支委们各抒己见,热烈地讨论起来。

 翌日上午,炊事班里的人都在忙碌着。

 马肃走了过来。班长老沈正在搬柴火,看见马肃进来,笑着打了个招呼:“指导员来啦。”

 “老沈,你拿些馒头和大米去村西头李二婶家去。刚才听村长说,她丈夫生病卧床不起多年,已揭不开锅了,家里还有俩孩子,这青黄不接的时节,要借都有些困难。你弄些吃的送过去接济她家一下。”马肃对老沈开门见山地说。

 “好,我这就去。”老沈放下手里活,准备去了。

 马肃离开炊事班,没走几步,迎头遇上中队长江后先和两名不认识的战士。

 江后先看见马肃,向他介绍说,是兵工厂的同志来寻找一批材质好的树,回去做手榴弹木柄和枪托。刚才看中了史大伯家一棵大银杏树,就找村长一同去了他家,可史大伯讲这银杏树树龄长,是老祖宗栽的古树,不舍得卖。

 马肃听完后微笑地对两名战士说:“改日我再去做做工作,争取史大伯的理解。如果同意了,我去告诉你们。”

 二

 吃过晚饭,江后先和马肃把村里的村长、保长、耆老等20多人召集来开了个座谈会。

 马肃首先把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新四军的纪律耐心地讲给大家听,然后对部队的入驻给他们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同时对老百姓给予的理解表示感谢,还请参会者对部队执行群众纪律方面多提提意见。

 马肃说完后,江后先接着说:“各家要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古语讲的好,老百姓是水,部队是鱼,鱼可不能离不开水啊!新四军是老百姓的部队,是抗日的部队。”

 江后先的一席话,让在座的村民打开了话匣子,大家纷纷发言,有的说,有新四军驻防我们睡觉都踏实;有的说,我把儿子也送来参加新四军;还有人问,张大爷家要修房缺人手,能不能派几个战士来;村长说,如果部队需要地种菜,我来负责调解……这一晚上的座谈,大家对共产党、新四军有了新的认识,都说部队干部不摆架子,很随和,不同于国民党的军队。会场气氛也很融洽。

 第二天,中队抽调了一些学员,去张大爷家修房子,帮助几户村民开荒种庄稼,让村民们对抗大学员们有了更多的了解。

 村民唐大妈家有个土墙夯的小院子,半人多高,住在她家的是四班的学员。一早,学员们就在院子里忙开了,有的在打扫院子,有的蹲在土墙旁劈柴火。看着帮她家干活的学员,唐大妈看在眼里,激动在心中。心想这新四军大事小事都帮着干,平生从没见过这么好的部队。

 这时一位战士挑了一担水回来,唐大妈高兴地说:“小同志,好了,不用挑了,水缸都满了。”小战士笑着应了一声把水挑进了里屋。

 “唐大妈!”马肃正好从唐大妈家门口经过,见唐大妈站在院里乐呵呵地笑着,他亲切地喊了一声。

 唐大妈看见马肃高兴地说:“指导员,进来坐坐。”马肃进了院子,唐大妈迎上前说:“战士们住我家真好,平时没空做的事都让战士们做了。”

 “奶奶,奶奶!”这时,唐大妈六七岁的小孙女从里屋跑出来打断了她的话,“上次马叔叔教我唱的歌没教完,让马叔叔教我唱歌。”显然,从她的话语中听出,她已经认得眼前这位马叔叔了。唐大妈看了看马肃,高兴地笑着对小孙女说:“好好,等马叔叔有空了一定教你唱歌。”

 马肃弯下腰抱起了小女孩,对唐大妈说:“大妈,跟你说个事,部队想买村东头史大伯家的那棵银杏树,都做几回工作了,刚才我又去了,可他推说是他老婆不肯卖,你要有空了,帮我们说说看。”待马肃说完,唐大妈一边数落着史大伯一边满口答应去劝劝他。

 三

 太阳已经当顶,保长献新和二愣从田头干活回家吃中饭,刚到村头老柳树旁,听见有人喊。献新张望了一下,见是村长在招手,便朝村长走去。“献新,我正到处找你,你是村里的保长,有事要商量一下。”接着村长又说,“这新四军到我们村来驻防打鬼子,除了训练学习还帮助乡亲们做好多事,为村里的困难户送吃送用。他们吃得也不好,每天都起早训练,我想,村里每家出点钱买头猪给部队送去,慰劳一下新四军。”二愣一听插上话说:“这个主意好呀,我同意。”

 献新听完顿了下说:“这新四军和国民党的队伍不一样,跟我们老百姓一条心。每天都帮村民做事,下地干活,劈柴挑水,帮助修房子,样样事都干,我赞成买头猪慰劳他们。”见献新和二愣都同意,村长高兴地讲:“好好,我再找大伯他们问问,如果没意见,我们就买头猪送过去,也算是我们村为支援新四军打鬼子出了点力。”

 史家村村口两棵老柳树旁边有块空地,八中队学员们每天就在这里出操、训练、学习。今天也不例外,以班为单位在练习刺杀,围着场地跑步,还有一棵树上挂着一块小黑板,文化教员在教识字,学员们盘着腿坐在地上,在面前抹平的沙上练习写字。

 江后先在场地上边走边看,他见一个练瞄准的学员姿势不对,走上前为他纠正了姿势。另一队在练刺杀,有位学员动作不到位,他从一位战士手中拿过一支步枪,边讲解边做起了示范动作。

 马肃匆匆来到训练场地,他走到江后先身旁低声说:“中队长,村民们要买头猪来慰劳部队。”江后先一听急了:“什么?这怎么行,如果我们收下,那是违反纪律的。”马肃接着说:“是住在二愣家的二排长知道了跑来告诉我的,说村民已商量好了。”听了马肃的话,江后先说:“马上到村长家去,不能送猪肉,老百姓都很贫困,怎么能为部队买头猪,无论如何使不得。”

 俩人找到了村长,江后先说:“日本鬼子侵占了溧水后,老百姓都很贫苦,不容易。今天你们还要为部队送猪肉来,我很激动,但我们不能收。”

 村长见新四军不肯收,急了,忙说:“哎,要收,你们是为打鬼子才来的,自从部队住进了史家村这个穷山村,对我们帮助太大了,你们来了,我们心里踏实,安心睡大觉。你们打鬼子很辛苦,又帮助乡亲们劈柴挑水,翻地种庄稼,还教我们识字唱歌。送头猪给队伍不算什么,这是我们史家村百姓的一点心意。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这时,在场的一位老大爷对马肃和江后先说:“说实话,自从日本鬼子来了,我们睡觉都不踏实,今天新四军是为了打鬼子,才住进我们村,你们来了,我们才有胆气。你们还帮助我们每家每户做好事,多好的部队啊! 再说,要不是打鬼子,你们也不会到这里,你们训练很苦很累,我们老百姓再穷也懂这个道理,没有你们部队,我们老百姓就不得安宁。无论如何也要收下这头猪,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们村,看不起贫苦老百姓。”

 任凭江后先和马肃怎么推脱,乡亲们都坚持要送猪肉,江后先只好派人向三大队大队部首长如实汇报。

 最终村长和乡亲们在新四军的一再推脱中,减半送半头猪。

 第二天晌午时分,马肃在和教员商讨增加文化课的学习时间,他俩正说着话,听见有锣鼓声传来。他俩走出了院门,看见二愣和献新抬着半头猪,村长跟在身后,正朝他们走来。按当地习俗,猪肉贴上了红纸,后面跟着锣鼓队,有敲鼓的、打锣的,还有一些跟着后面看热闹的老百姓和小孩子。

 收下这贵重的礼物后,指导员对乡亲们说:“感谢史家村的全体乡亲们!我们一定好好训练,多杀日寇。”

 老百姓敲锣打鼓送猪肉来慰劳部队,对全中队学员们鼓舞很大。大家纷纷表态要好好学习,多杀鬼子,回报乡亲们对部队的鱼水深情。

 四

 下午,在村西头一块坡地上,江后先和两名学员在帮刘大娘家翻地。

 江后先远远地看到马肃朝这边走来,待马肃走近,江后先放下手中的钉耙,走上田埂问马肃:“指导员,有事吗?”

 马肃说:“江中队长,派去检查群众纪律的人员,刚才汇报了学员们和群众的关系,老百姓反映良好。有学员提出是否能搞一个军民会餐和一场联欢会,以会餐的形式来开展爱民活动。一方面联络老百姓的感情,另一方面向老百姓宣传共产党新四军抗日救国的主张。我认为这个建议合理,来找你商量下。”

 听完马肃的话,江后先说:“这个主意好,今晚开个支委会讨论研究一下。”

 支委会上,大家一致赞成举办军民会餐和联欢会,并进行了筹划分工。

 翌日早晨,江后先来到炊事班,同司务长商量计划用粮,设法节约些菜钱,省下些钱来增加会餐的费用。炊事班长请求江后先安排些学员上山去拾柴火,也可节省些钱下来。

 会餐和联欢的日子快到了,天公不作美,连续几天的雨,让马肃犯愁了。室外不能演,只能在屋里进行。要找不到房子,精心筹划的军民联欢活动就要砸了。他找到江后先一商量,江后先说找村长想法子。俩人找到村长后把这事一说,村长很爽快地说找场地的事他来办。

 一天后,村长说到做到,跑来告诉马肃说,他把村里一幢有五间屋的房子空了出来搞联欢,还筹办到五六盏大汽油灯。

 会餐这天,江后先布置下去,把村里的村长、保长和有名望的士绅,以及各班住户的房东,每家一位都请来和学员们一同会餐。

 村长和乡亲们坐下来后,看到竟有20多桌,还破例办了这么多菜,有2个冷盘,4个大菜,一个汤,每桌还有半斤酒,高兴得合不拢嘴,都夸部队看得起老百姓,这样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的部队还没见过。

 联欢晚会就要开始了。尽管外面下着雨,有些凉意,但大家一跨进屋里,就有了温暖的感觉。屋里已挤满了人,全村男女老少都来了,老乡们都自带凳子来到了会场。窗户及二楼的横柱上都坐上了人。

 江后先见人都到齐了,让村长做了联欢会开场的讲话,随后一场生动活泼的晚会就开始了。

 第一个节目是歌咏组合唱《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接着唱了两首抗日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抗敌歌》。尽管没有音响配乐,但学员们认真的演唱,使屋内一次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一群战士们扭起了秧歌,一扭起秧歌,气氛更热闹开来,老百姓都欢快地拍手叫好。又有人唱了一段京剧《诸葛亮借东风》。

 史大爷很喜欢京剧,听战士唱得有板有眼,不停地竖大拇指。屋内欢歌笑语,不停地响起掌声。

 接下来学员们又演了活报剧《红鼻子》《送郎去当兵》,活报剧滑稽幽默的表演让乡亲们笑得合不拢嘴,唐二婶坐在前排更是露出了少有的笑容。炊事班班长又给大家表演了小魔术。

 唐大妈高兴地跟小孙女说:“自从鬼子来了,今天是全村老百姓最开心的一天。”村长和中队干部们坐在一处,他笑着不停地夸战士们演得好,唱得好。晚会的压轴是合唱《到敌人后方去》:

 到敌人后方去

 到敌人后方去

 把鬼子赶出境!

 到敌人后方去

 把鬼子赶出境!

 不怕雨,不怕风

 抄后路,出奇兵

 ……

 歌声雄浑激昂,学员们用饱满的热情唱出了自己的心声。

 联欢会演了两个多小时,这一晚上的演出,使军民的距离更近了。村长拉着马肃的手说:“指导员,自从鬼子占了溧水,老百姓都没有真正笑过。今天是我们史家村的节日,全村人都非常开心。感谢队伍,今后,史家村就是你们的家。”

 老乡们意犹未尽地回家了,他们一边走还一边谈论今天自己喜欢的节目。

 五

 第二天早饭刚过,史大伯来到中队队部。一看见马肃就说:“指导员,昨晚看完节目回去后,我劝了老婆半宿。她终于想通了,决定把我家那棵银杏树捐给新四军。之前,她一直不舍得卖,现在想来,这棵树能派上打鬼子的用场,值!只有把鬼子赶出中国去,我们老百姓才会有安稳日子过。”

 听了史大伯的话,马肃一阵激动,忙说:“感谢大伯对新四军的支持,这棵树要多少钱告诉我,我马上派人去汇报。”

 一听指导员要付钱,史大伯急了:“我年纪也大了,不能为部队做上什么事,捐出这棵树,是支援新四军打鬼子,要说给钱的话,我坚决不要钱。”

 马肃见史大伯不要钱,无偿把这棵树捐出来给新四军,由衷地佩服老百姓觉悟的提高,也更加体会到了军民鱼水情的真正含义。

 夜已深了,马肃把下个月的训练计划编排好后,正准备休息。他看了下同屋的学员们,见他们都熟睡了,就吹灭了灯。刚睡下,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警觉地坐起,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和文化教员小徐的嗓音:“指导员,开开门。”

 马肃一开门,小徐喘着气说:“部队要马上转移,中队长让我来通知你,队伍到上芝山和大队部会合后待命。中队长让你马上去他那里,你准备一下就去,我还要通知炊事班的同志们。”说完就转身离去。

 马肃把睡梦中的战士一一叫醒,让他们到村口集合转移,就找江后先去了。临出门他叮嘱班长:“把屋里打扫干净,借老百姓东西还了,尽量不要惊动和打搅老乡。”

 在史家村口老柳树旁的空地上,队伍集合完毕,正准备动身,村民们提着灯笼来了,迎头的是村长和二楞。

 “中队长,怎么?部队要走了?”村长拉着江后先的手说,“怎么说走就走,也不通知我们一声。”

 二愣也迎上来拉住马肃的手说:“指导员,你们不要走,就住在我们村吧。”

 唐大妈说:“史家村虽然穷,没什么招待好队伍,可乡亲们的心和同志们是连在一起的,你们不要走。”

 江后先对村长和乡亲们说:“史家村的老乡这么好,我们也舍不得走啊。刚刚接到命令,部队要开拔,谢谢这段日子来,乡亲们对我们的关心……”

 乡亲们都来了,马肃一下就被这场面感动了,他和学员们真舍不得这些淳朴善良的乡亲。

 夜色中,部队向北转移,村民打着灯笼一直跟随相送。

 到了一个山口,马肃让乡亲们留步不要送了,回去休息。可乡亲们还是不愿回去,又送了一程,才恋恋不舍地停下了脚步。

 部队走出半里多地,马肃回过头,只见村民还打着灯笼站着山口目送队伍。看到这个情景,他眼中的泪刷地就下来了。

 他抬起头,看见朦胧的夜色里,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天空里。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