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死如归——记宋如海烈士

发布时间:2020-09-25 10:52 来源:南京党史 收藏

  一

  宋如海,1911年生,山东济宁县人。在他3岁时济宁县一带闹灾荒,其父带着他们离乡背井辗转逃荒来到南京,后在下关龙江桥一带贫民窟落脚,依靠其父打工、做散活糊口度日。

  从小受过苦难磨炼的宋如海性格倔强,从小就有改变生活状况的强烈愿望。他好不容易挨到15岁,由其父托人帮助介绍,进了南京和记有限公司即和记洋行做工。

  坐落在宝塔桥地区长江南畔的和记洋行,为英国商人韦斯特兄弟俩开办。主要宰杀猪、牛、鸡、鸭、鹅及加工制罐,生产蛋粉、油类等。生产旺季时工人四五千人,80%以上为临时工,其中童工、女工就占70%。

  在和记蛋厂,宋如海在昏暗闷热的车间和童工们一起拼命干活,变质蛋的腥臭熏得人眼睛睁不开来,时有童工昏倒,结果却所得无几。每到夜晚他躺在床上,夜不能寐,眼前浮现出一个个骨瘦如柴的伙伴没日没夜干活的情景,“长年工”工伤后被厂方一脚踢开,凶神恶煞的巡捕、工头,扬鞭举棍抽打、辱骂工友……仇恨的种子在宋如海心中深深地埋下了。

  宋如海刚进厂时,正值和记洋行的工人运动转入有组织、有领导的斗争阶段。在中国共产党南京地下组织和和记洋行工会的领导下,工人们秘密活动,宣传革命道理,这无疑对他影响很大。资本家剥削、压迫工人的血淋淋事实使他认识到资本家把工人当牛马、而工人用血汗养活了资本家的道理,并懂得了只有参加工人斗争才能反抗资本家的剥削与压迫。于是,他积极参加了有组织的工人活动,主动串联,传递消息,很快成为一名活动积极分子。1929年,经时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兼和记党支部书记邓定海介绍,宋如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与邓定海等同志一起为革命事业工作着,战斗着。

  二

  工人们反剥削反压迫的一次次斗争,震惊了和记洋行当局。他们耍起花招,借口停工关闭工厂,于是在1929年11月间突然解雇宋如海以及带头怠工的40多名工人。针对这一情况,宋如海等人根据市委指示和党支部的要求,一面发动工人反对大裁员,一面和黄色工会做斗争。12月18日,宋如海、周汉卿等党员带领40多名被裁的工人来到和记洋行,包围了和记洋行大班和黄色工会办公地点——26号写字楼,髙呼“反对关厂”“要求复工”“要求救济”等口号。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12月19日,他们又冲进市黄色工会下关办事处进行交涉,这一举动影响很大。12月20日清晨,他们髙呼着“反对与资本家勾结开除工人”的口号,再次冲进办事处,狠揍了国民党南京特别市党部第11区党部党委、黄色工会会长陆拱之。宋如海等人的斗争壮了工人的胆,助了工人的威,工人群众的情绪逐渐高涨起来。

  1930年,随着革命斗争形势的发展,市委决定由和记洋行支部打头阵,打开局面,组织同盟罢工和政治罢工,争取公开活动,推动全市工作的开展。是年春,在中共中央特派员夏雨初(负责策划国民党首都的武装暴动)直接参加和领导下,邓定海、宋如海等一起参与组织和记蛋厂工人自2月10日至3月底进行大罢工,要求资本家给工人增加工资。这期间洋行内的成吨蛋类积压变质,成批的肉发臭,无人装运,给帝国主义剥削者以沉重打击,使他们遭受了巨大损失。

  眼看生产旺季在即,英国大班又玩起阴谋来,他表面答应工人要求,暗中却勾结国民党反动当局,除致函首都警察厅外还致函英国领事,要求派员防范和“武装保护”。同时,又与黄色工会做交易,签订同意复工的“劳资解决条件”,并于4月1日在下关宝塔桥一带张贴布告,要工人2日领工牌报到,3日复工。其实4月1日这天工牌全部被黄色工会包揽了。

  4月2日上午,宋如海与周汉卿等人带领两名纠祭队员直奔和记洋行。他们揭穿洋人与黄色工会相勾结的骗局,警告蛋厂工头鲍元卿“未经我们工人代表同意谁也不许复工”,还当场揭下复工布告将它撕个粉碎。

  4月3日,宋如海等人准备再次到和记洋行交涉复工条件。这天,白色恐怖笼罩着宝塔桥地区:街面上一队队警察车巡逻,洋行内巡捕全副武装,洋行码头停泊着4艘英舰,洋行门口的岗哨荷枪实弹。

1.jpg

  7时许,邓定海、宋如海等百余人,从老江口出发,高呼着口号来到煤炭港的三岔路口时,突然从附近的芦柴湖窜出百余暴徒拦住去路。宋如海、徐云禄、芦寿林等工友们边冲边拿出自卫工具。暴徒们愣住了。这时宋如海对身旁的邓定海说:“快,定海哥,你赶快带一些工友去洋行交涉,这里由我来对付!”说着他与纠察队员们迎了上去。邓定海在部分工友护拥下朝洋行方向而去。

  此时,宋如海不顾个人安危与众暴徒展开拼搏。只见暴徒李松山挥舞着长刀朝宋如海砍来,他急忙用戒尺招架,不料被砍中臂膀。这时,数百名武装警察涌来与暴徒一起捕打无辜工人,刹那间血肉横飞,数十人受伤,宋如海、徐云禄、王金山、庄洪发等5人被捕。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和记洋行“4·3”惨案。

  宋如海等人被捕后,夏雨初、邓定海等在向上级党组织报告情况的同时,又动员组织晓庄师范、中央大学、安徽公学等校师生、一些工厂的工人进行示威游行,声援和记洋行工人的罢工斗争,抗议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直至4月中旬,和记洋行迫于工人的斗争和外界的压力不得不放出宋如海等人,大部分工人虽回厂工作,却受到驻厂的警察、特务严密的监视。邓定海、宋如海、崔正荣、李兴旺等委员被迫转移。

  三

  1930年夏,实际掌握中央领导权的李立三,由于片面地、过高地估计了我党在白区的力量,提出城市暴动的错误主张,并把南京作为全国城市暴动的样板来抓。南京市委被迫执行指示,于5月16日成立“红五月”行动委员会,7月成立市行动委员会,策划南京的革命暴动。

  宋如海根据党组织安排被转移到上海学习,后因工作需要又于6月返回南京。此时他是下关区委交通员,负责传送情报、传单、印刷品等工作。

  7月29日,他从城南天禧长生祠携带宣传品,送到市行委在下关设立的指挥暴动机关——美华理发店。正当王仲斌(李济平)、李兴国(夏雨初)、李元和(李文和)、宋如海、郭纪堂、陈宝华6人在美华理发店楼上开碰头会时,突然遭到敌首都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军队包围而被捕入狱。敌人从阁楼上搜出赤色先锋队组织计划1份,各种传单、标语等印刷品一大包。

  8月18日,宋如海等6人连同先前被捕的共20名共产党员,被敌人分别绑缚在一辆辆黄包车上,在机枪开道、军队压阵下,押赴雨花台刑场。下午3时,由国民党南京卫戍司令部副官袁阳生率队枪杀。行刑时,他们昂首髙唱革命歌曲,髙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年仅19岁的宋如海面对死亡毫无畏惧。当时《申报》曾这样记述其就义前的壮举:“高唱第三国际歌,大呼口号,神色自若……引颈而待”。

  宋如海以其短暂的一生在革命史册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