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琅书声中的烈士丰碑

发布时间:2019-03-29 17:55 来源:凤凰网江苏 收藏

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区,有一座矗立在小山岗上的革命烈士纪念碑,青松翠柏拱抱,庄严肃穆。

1982年5月20日,南大建校80周年,全体师生捐资建造了这座纪念碑,以纪念21位为革命事业英勇献身的南大英烈。

南京大学不仅有悠久的历史,而且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她始终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联,与时代和社会的变革息息相关。

南京地区革命的摇篮

20年代初,南京大学还是前身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国立东南大学的时候,便有谢远定、吴肃等进步学生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校园中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南京城区第一个党小组成立时,有四名南高、东大学生加入,谢远定是组长。

1928年5月3日,日本派兵入侵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肆意焚掠,屠杀中国官民17000余人,酿成济南惨案。

齐国庆

在深重的民族危机面前,南大师生发出了救亡和抗日的呼声。时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中共东南大学支部书记的齐国庆等人组织学校的党员、进步青年为济南惨案举行罢课,他们散发大批抗议书、请愿书,还组织宣传队,并发动群众向国民政府请愿。

后来,由于叛徒告密,齐国庆等20多名党团员被捕,敌人以“中共南京市党部委员策动罪案”,判处他们死刑。临刑前,齐国庆向难友口述了一封家书:“我死后,务必请你转告我家:一、不用棺,一切从简;二、妻子不必为我守节;三、为革命而死光荣,父亲不必伤悲。”

“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

国民党发动内战后,国统区物价暴涨,民不聊生。1946年底,南京大米每石5.5万元,到1947年5月就已上涨到每石28.5 万。

南京的大学公费生每人每天的菜金,只够买两根半油条或一块豆腐,许多学生严重营养不良,面临着饥饿威胁。

中央大学教授会无可忍耐之下发表宣言,痛陈“全国的教员与学生,衣不足御寒,食不够营养,住不蔽风雨,实验室不能开,图书馆无图书”。

为了争取“吃饱肚子”这一基本权益,中大的师生开始罢课请愿,很快,这一行动得到了全国各地大专院校及南京各校的响应。

5月15日,南京学生联合请愿后,学生斗争由“反饥饿”向“反内战”延伸,学生们高呼“反对内战”、“拿饭来吃”等口号,在“行政院”金匾上贴了“民瘦炮肥”四字。

游行队伍

5 月20 日,更大的斗争开始了。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校约5000名学生开始联合游行,当队伍行进到珠江路口时,国民党警宪汹涌而上。他们抢夺旗帜,撕毁标语、漫画,用带钉的木棍毒打学生,用消防车强劲的水龙向学生队伍猛烈冲射。

珠江路口,血迹斑斑。五二〇血案发生后,南京学生得到了全国各阶层人民声援和支持。在中共组织的引导和推动下,学生斗争进一步发展为“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并席卷了全国60 多个大中城市,国民党政府民心尽失。

毛泽东闻讯后,在为新华社起草的评论中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

争取真和平,反对假和平

1949年,国民党政权已是风雨飘摇。4月1日,人民解放军陈兵长江北岸之时,南京人民争取和平的运动进入高潮。

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10所院校的师生员工6000余人,手拉手走上街头示威游行,高呼“反对假和平,实现真和平”的口号,要求国民党政府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八项和平条件。

程履绎

游行遭到国民党军警宪特的残酷镇压,军官收容总队的暴徒们大叫着“打小八路”,挥舞着铁尺等凶器,直扑学生队伍。中大物理系四年级学生程履绎高呼:“停止暴行!”遭到暴徒的拳击棒打。他的眼镜被打掉,右臂被打断,头骨破碎,气息奄奄。中大工学院电机系二年级学生成贻宾,和部分未冲进总统府大院的同学也被围殴,他后脑破裂,腹背内脏皆受重伤。

“四一惨案”中,共有200多名学生被打伤,程履绎和成贻宾因受伤过重,救治无效,壮烈牺牲。

如今,海晏河清,烈士们的名字都被镌刻在纪念碑上,他们战斗和学习过的地方,书声琅琅,如日方暾。

【责任编辑:中国南京红色在线编辑部】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