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江南敌后

发布时间:2020-07-31 09:32 来源:南京党史网 收藏

 灯前话旧忆东征,千里江南碧血凝。

 狼狗当街争白骨,乌鸦蔽野扑新坟。

 城乡浩劫余焦烬,陇亩春光茂棘荆。

 闻道我军来敌后,万民含泪望麾旌。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卢沟桥事变。12月13日,南京陷落。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坚持抗战。1937年冬,中国工农红军湘鄂赣军区部队奉党中央之命改编为新四军一支队第一团,在支队副司令员兼一团团长傅秋涛、副团长江渭清、政治主任钟期光、参谋长王槐生等同志率领下于湖南平江县嘉义镇誓师东征,长途跋涉向敌后进军,经过安徽进迫日寇侵华派遣军总部所在地——南京。

 1938年6月中旬,我一支队完成了战略展开部署,保团(当时新四军四个支队的八个主力团番号分别是保持发扬优良传统八个字。保团即一支队老一团)的作战地区是:安徽的当涂,江苏的南京及其远郊江宁、溧水、溧阳瓦屋山以西上沛埠、上兴埠汤家桥,高淳石自湖东南固城湖以东这一广大区域。

 6月下旬,我团在支队副司令员兼团长傅秋涛同志率领下,由当涂博望镇出发,经横山地区进驻小丹阳镇。傅副司令员派我(当时我任团政治处技术书记)去横溪桥刘一鸿司令部,争取刘部共同抗日。刘当即表示愿意听从傅司令调遣。于是这支部队被改编为“苏皖边区抗日自卫大队。”当时朱永祥匪部1000余人,盘踞在当涂十八村地区,他的司令部与我团部驻地仅隔一座小山,余宗诚部七八百人驻当涂大官圩,水上路程与我相隔五六十里。我团到达小丹阳,群众控告朱永祥通敌殃民的书信,似雪片般飞来。为了团结抗日,江渭清同志亲自走访朱永祥,晓之以抗日大义,冀其幡然悔悟,悬崖勒马。我以团部秘书名义,携带傅秋涛副司令的亲笔信,赴余宗诚处与之联络,商讨联合抗日事宣。该部由各种成分湊合而成,许多部属与余宗诚貌合神离,其中不乏爱国志士。我行经其前卫湖滨哨所,遇见该哨所指挥官排长萧永贵,操一口湖南平江口音。彼此乡亲,异地相逢,一见如故。他当即以肺腑之言相告:南京沦陷时,他所在部队溃散,自己带领本排20余人,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余支,走入当涂县境。因无处存身,暂依余宗诚,以便寻求杀敌机会。不料事与愿违,余宗诚常怀投敌之心,殃民如虎,寄其篱下,进退无路,彷徨无策。得遇我军,如见天日,恳求我为之介绍加入我们部队。我见他出于至诚,就为他写了一封给团首长说明原委的信,嘱其夜间率部乘船驶入湖中,然后折而北去直奔小丹阳我团驻地。第二天上午我刚到达余宗诚“司令部”便听到萧排夜逃的消息。当天午餐席间,又听到余的参谋长说追兵已回,萧部不知去向。我佯作不知,当晚便和余宗诚商定联合抗日事宜。我们虽知其纯属敷衍,但仍仁至义尽,争取他保持中立。第三天我回到团部,萧排已编入我们特务连,永贵同志被任命为特务连军事教官。那时我是该连政治指导员,连长傅彪,副连长王得胜。

 朱永祥虽经再三争取,毫无悔过之心,反而变本加厉,密令所部逃奔南京,公开投敌。秋涛同志和江渭清、钟期光等,立即召开全团连以上干部会议,作了严防朱匪脱逃的战斗部署。当晚一、二、三营即开进了指定的作战阵地。我们特务连的任务是跟随团指挥所,打响后直攻其“司令部”。

 6月2日下年,太阳快要落山,我连吃完晚饭正在操场上做游戏。侦察员跑来报告:朱永祥的部队向南京方向逃跑;他的封建刀会大队向我们团部扑来,以掩护其主力脱逃。傅副司令亲自指挥我连轻装上阵,立即抢占西面小山的制高点;他英姿飒爽,高卷双袖,手提马刀,亲临前沿。同志们感到非常振奋!那伙封建刀匪,喝了朱砂“符水”,红着眼晕头转向,自以为“刀枪不入”,咆哮如牛直冲上来。我们居高临下,等他们冲到半山腰,才开枪射击,打得这些“刀枪不入”的乌合之众滚了下去。同志们趁势猛冲,给他个泰山压顶。后面的匪众吓昏了,掉转身倒撞回去,自相践踏,溃不成军。我们飞速直追。这时各营伏兵尽起,朱匪落入了层层罗网之中。战斗从6月27日傍晚打起,次日上午九十点钟全部结束,缴获八二迫击炮两门,罗克心式重机枪两挺,三十节式重机枪两挺,捷克式轻机枪三十余挺,比利时造自动步枪四支,中正式步枪八百余支,快慢机、驳売枪、手枪多支。除战斗中击毙的外,生俘八九百人。可是查点结果,唯独匪首朱永祥在逃。我们火速发动群众配合部队,封锁山口、要路及一切羊肠小道,严密搜索,终于在第三天上午在一个小山洞中捕获了朱永祥及其随身的亡命之徒。捷报传来,十八村的男女老幼把个小小长街挤得水泄不通,观看胜利的军民押着元凶朱永祥走向团部。群众奔走相告,大害已除。

 战后部队略事休整,于6月底挥戈东指,进入江苏溧水县新桥地区。团部驻大李巷,我们特务连驻曹家。各营分驻云鹤山、杭村、大树下、经巷、毕家山等地。7月初由团政治处民运股长马俊峰,宣传股长刘亚奇(1941年叛变),带领工作组进行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工作。7月上旬在大李巷举办“青年救国学习班”,大量吸收知识分子参加我们宣传队工作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抗日群众组织,逐步吸收进步青年入党。当地最早入党的有曹明亮、曹鸣飞(鲁毅)兄妹及朱学华(毕家山人)、张一平等人。随后成立了“中共溧水县工作委员会”,刘亚奇任工委书记。我团在自己的作战区域内,着手创建最初的抗日游击根据地(即后来的抗日民主根据地),7月初各营及特务连进入指定的各自行动区域。我特务连进入溧水白马桥,溧阳上兴埠、上沛埠、窦家边、汤家桥,高淳的安兴镇、丫溪港等地,做社会调查,宣传和动员群众抗日,扩大部队。在抗日救亡的宣传教育感召下,许多工农爱国青年踊跃参军,有的爱国工商业者也自动捐献物资支援抗战事业。记得窦家边有位油行老板(可惜年深月久,记不清他的名字了),见我部队缺少驮马,自动捐献两匹大骡子给我们驮炮和重机枪。

 在党的领导下,溧水、江宁、溧阳、高淳、安徽的当涂等广大地区的群众在抗日救亡的旗帜下组织起来,行动起来了。各地抗日群众组织,如农抗会、妇抗会、民先队等雨后春笋般成立起来。抗日怒火迅猛燃烧,大有燎原之势。

 7月15日,我特务连奉命夜袭溧水城郊的一个大村庄,捕捉溧水县城汉奸维持会长蒋鸿鳌。蒋在溧水县城里开爿油粮行,是个商业资本家兼地主。溧水城沦陷后,他带领狐群狗党,粉墨登场,组织汉奸维持会,为日寇效忠。他收集流氓地痞、散兵土匪二三十人,组织所谓常备队,有轻机枪一挺,步枪十多支,驳壳枪、手枪四五支,常为鬼子带路,四出劫掠,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根据确实情报,7月15日是他的50岁生日,要在庄上摆酒做戏,大祝其“寿”,借此敲诈群众钱财,并邀请日寇小头目参加。连长傅彪和我以及副连长陈才桂,带领警卫排和侦察班,由当地战士带路,从溧水新桥的云鹤山出发,避开大小村庄,趁着朦胧月色,穿过早稻刚熟的田野,约莫初更时分便到达了庄子边上。这时庄子的打稻场上拥挤着不少观众,管弦嘈杂,锣鼓喧天,戏台上正演得十分起劲。我警卫排由副连长指挥,担任外围警戒和接应任务,控制要路口,并迅即利落地摸掉两个哨兵。我和傅彪同志带领侦察班趁机慢慢地挤近台前。台前是“特座”。蒋鸿鳌和两个鬼子小头目,坐在三把雕花红木椅上,两旁和背后站着八九个持枪的小汉奸。台的两侧各站一个狗腿子监视着场子。我们悄悄地挤拢去。这时台上可能演的是“贵妃醉酒”,鬼子张着大嘴,目不转睛地看得出神。我们抓住这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枪把鬼子击毙在地,傅彪同志一个箭步上去抓住蒋贼。小汉奸没来得及清醒便死的死,伤的伤,被缴掉了枪支。观众轰的一声跌跌撞撞四散而奔。我们朝天连打三枪,发出成功讯号,然后由警卫排断后,押着蒋鸿鳌,撤离庄子走上归途。这一仗击毙鬼子两名,活捉汉奸维持会长蒋鸿鳌,毙伤小汉奸九名;缴获日本手枪一支,军刀两把,步枪六支,驳壳枪三支,受到傅副司令和团首长的表扬。与此同时,我团三营在营长丁麟章同志指挥下,奔袭南京麒麟门日寇哨所,全歼哨所守敌。7月下旬,三营又攻克溧水蒲塘桥敌据点,全歼该地敌伪;二营在营长徐赞辉率领下,拔除江宁陶吴镇日寇据点,毙敌十余人,并袭入江宁西善桥、秣陵关、东山镇等地,重创敌伪,威震南京。

 8月27日,我特务连又奉命夜袭溧水城。当时的敌情是:城内天主教堂驻鬼子一个小队,伪常备队三四十人驻在城东北的关帝庙。那时溧水城还剩有残缺的城墙和破烂的城楼,护城壕也不能徒涉。晩间鬼子抽掉吊桥,紧闭城门,城楼上放有哨兵。傍晚,连长傅彪同志率一排(排长袁献章)为前卫;我率二排(排长李桂成)为本队;副连长陈才桂率三排(排长崔子明)作后卫从溧水新桥区的云鹤山出发,轻装前进。那时正是早稻刚收、中稻长势正盛的季节,天气闷热,乌云满天,当我们进到离城五六里的地方时,气候骤变,暴雨倾注,狂风卷地,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斗志昂扬,借助闪电的照明,顶着狂风暴雨向目的地疾进。我们选择的登城点是西门与北门之间,这里城墙较低,城壕较浅,背靠南京方向,是敌人不甚提防的地带。我们每人都带捆稻草,作填塞城壕之用,以利偷涉。到达壕边,我们从头至脚都淋得精透,但心中暗喜:夜色漆黑,暴风雨声遮没了一切其他声响,鬼子的探照灯虽不时扫射,但照明的死角很大,对我们不起多大阻碍作用。部队敏捷地涉过城壕,攀着绳梯登上城去。干部早有分工,连长带一排攻打天主教堂的鬼子,我带二排解决关帝庙里的伪军,副连长指挥侦察班和三排摸掉西门城楼的哨兵,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控制我们撤出的要路。夜1点左右,大家按计划行动起来。溧水城的残破街道沉睡在黑暗无边的雨夜之中,除狂风卷着暴雨的哗哗声外,没有一点生气。我们贴着颓垣败壁闪电般扑向各自的攻击目标。时间飞速消近,我率二排在向导指引下闪到关帝庙的门前,无声地消灭了门卫,跨进庙去,正殿两旁睡满了鼾声如雷的伪军,一挺轻机枪架在当中的桌子上,枪旁放盏熏得乌黑的煤油灯。我们拿下轻机枪,手电筒齐亮,刺刀闪着银光,大喝“起来!举手不杀!”伪军们猛地从梦中惊醒,昏头昏脑一齐跪在地铺上,高举双手直叫饶命。与此同时,一声手榴弹的巨响撕开了攻打天主教堂鬼子巢穴的战幕。霎时间,烈焰冲霄,爆炸声震天动地,机枪、步枪的射击声也响成一片。溧水城怒吼了,埋葬着日本强盗和民族败类。打了两个多小时,天快亮了。在给予死守的鬼子以重大杀伤后,我们带着胜利品,押着俘虏从西门撤出城来,胜利而归。鬼子遭受这一沉重打击,吓得要死,说有游击队内应外合,关起城门挨家逐户搜查了整整三天。接着我二营又摧毁了洪兰埠敌伪据点。

 9月上旬,一营设伏于溧武路上的方边附近,击毁日寇军车两辆,毙伤日寇20余名。9月中旬,鬼子两个中队向我溧水孔镇地区进行报复“扫荡”。我团二三营和特务连、机炮连在傅秋涛、江渭清、钟期光、王槐生等首长的指挥下,予进犯之敌以重大杀伤,粉碎了日寇向我溧水新桥区抗日游击根据地的进攻。

 从1938年6月进入江南敌后的半年时间内,我团全体同志在党委和团首长的领导下,打了大小20余战,给日寇、汉奸以重大杀伤和打击,初步打开了南京近郊、江宁、溧水、溧阳、高淳以及安徽当涂等广大地区的抗战局面,创建了苏南部分地区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进入敌后的初期,我们的任务除积极寻找战机向日寇展开广泛的游击战,变敌人的后方为前线外,还必须迅速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起来抗日,发展和建立地方党组织,为创建抗日民主政权准备条件,实行全民抗日。与此同时,部队本身肩负着扩大部队、壮大自己,解决武器装备,筹办军需供养的三大任务。筒言之即一人、二枪、三款。扩军问题,主要靠走群众路线,人人都做扩军工作,深入到基本劳动群众中去,做细致的抗日救亡政治动员工作,发动工农群众和爱国青年知识分子志愿参军;同时坚决贯彻俘虏政策,从耐心教育、改造俘虏中得一部分兵员补充。武器装备的解决主要是“没有枪,没有炮,自有敌人替我们造。”全靠坚决勇敢积极杀敌,从日寇、汉奸手中夺取武器装备自己。军需给养是个最大问题,人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国民党顽固派为了限制我军,克扣我军军饷,只发我军八万元纸币,作喝开水的钱都不够。正如朱总司令说的:“立马太行侧,十月雪飞白。战士怯衣单,夜夜战倭贼。”那时我们的军需给养,只能靠作战缴获、抓汉奸,向敌人“索取”来获得解决。

 在这种非常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由于有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以及敌后全体军民的忘我奋斗,终于克服了重重困难,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抗日战争胜利的征途!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