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宋壮士

发布时间:2020-08-12 14:17 来源:南京党史 收藏

  在南京市溧水区晶桥镇西宋村,有这么一群抗日英雄:陈序昭、严克全、陈序明、陈序洪……他们都出生于农家,一生以地为伴,他们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但他们或悲壮,或英勇或机智的故事值得颂扬。

陈序昭

  1900年,陈序昭出生了。小时候,他就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喜欢听岳飞抗金的故事,喜欢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也喜欢成吉思汗的故事。因为他的爱憎分明和足智多谋,村里的小伙伴都喜欢围着他转,慢慢地,小序昭成了这群孩子们的“首领”。随着年龄的增加,他更加懂事明理了,看到战火纷飞的土地,看到贫瘠荒凉的土地,看到流离失所的村民,渐渐长大的陈序昭和他的伙伴们开始苦苦思索。村里老人还说,古老的中国,为什么会时时遭到外国侵略者的欺凌?再这样下去,西宋村咋办?中国咋办?贫苦的农民咋办?带着这些焦虑,陈序昭奔走四方,并积极参加中华民族的自救活动。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鬼子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南京沦陷以后,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日军在疯狂杀戮的同时,还大肆奸淫妇女,其手段之残忍,行为之恶劣,令人发指。距南京百里之遥的溧水也没有幸免于难,很多早上出门干活的农民,晚上就再也没能回来,面对减少的国土,面对日夜惊恐的国人,陈序昭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是任人宰割,还是奋起反抗?

  迷茫中的陈序昭看到总有那么一批人,他们不顾个人得失,不顾个人安危,奋不顾身地和狡诈又狠毒的日本鬼子做斗争,使得抗日火焰在溧水这片土地上熊熊燃烧着,并且越烧越烈,越烧越旺,是谁?是谁?是谁在处处为百姓着想?是谁在为国家为民族而不怕牺牲?原来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新四军!

  找到党组织后,那里的人告诉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都不能看着国家就这样沦陷下去,只有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抗日,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我国的人民才能翻身得解放”。在党的指引下,他慢慢看到了国家的希望和未来。

  1941年,陈序昭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加入组织后,他做任何事情都有了主心骨,和众乡亲一起抗击日本侵略者成了他的主要工作。这一年,他带着乡亲们不仅奋战在抗日的最前线,还和本地的恶霸地主宋开林进行了多次不屈不挠的斗争。

  1942年起,他担任溧水县抗日民主政府韩胡区琴音乡乡长。

  在1942年秋季的减租减息和1943年春季的度荒借粮等运动中,陈序昭乡长带着群众与顽固地主宋开林再次开展了一系列的说理斗争,当时的宋开林家境富有,光田地就有390亩之多,房屋几十间,他当然想永久守住财产,继续剥削贫民。在减租减息运动中,他觉得损失很大,从此对陈序昭等人怀恨在心,每时每刻都想着报复。

  1943年4月,苏南反顽战役后,新四军十六旅主力部队暂时撤离溧水抗日根据地,修枪所便将一批军用物资悄悄留在西宋村,交给陈序昭和陈序洪等人收藏保管。修枪所领导反复交代,这批物资是新四军的希望,一定要保存好。谁知,新四军刚走不到一个月,国民党顽军五十二师就占领了溧水抗日根据地中心区,顽军对根据地人民实行了“政治清查”和“武装清剿”,并疯狂搜捕抗日基层干部,一时间,溧水抗日根据地天空都布满了黑暗和不祥。宋开林也看到了时机,便勾结本村一个名叫陈乾的劣绅。陈乾为人恶劣,因为在村里干过很多坏事而遭到陈序昭等干部的惩罚,于是,丧心病狂的他立刻当了国民党顽军五十二师的情报员,他们几个人把陈序昭等乡干部的行踪密报给顽军,并向顽军五十二师一五六团提供了抗日基层干部、农救会等骨干的名单和面貌特征。

  6月15日晚上,陈序昭带着大家正在开会研究抗日和扫除村里恶霸事宜,顽军一五六团突然派一个连的兵力迅速包围了西宋村,按照宋开林提供的名单和面貌特征进行大搜捕,顽军把村里绝大部分男丁都分批赶到村西边的打谷场,用手电强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来回照着,强迫大家指认陈序昭,狡诈的陈乾则悄悄躲在打谷场边的草垛后不敢出来。村民个个明理,自然谁也不顺从,顽军就用枪托和棍棒殴打不愿意指认的百姓,顿时,打谷场上的哀叫声响彻云霄,更有一些无辜的老人、妇女和孩子多次遭到毒打,但始终无人指认,顽军只好对比面貌特征抓了83人,陈乾兴高采烈地跑到顽军一五六团领赏去了。顽军连夜把他们带到驻新桥马村营部酷刑审讯,审讯从夜半一直持续到天明,83人个个伤痕累累。第二天,审讯处又进行复查,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顽军营长再一次要宋开林暗中指认抗日基层干部和农救会骨干,宋开林悄悄指认后,留下陈序昭、陈序洪等13人,其余70人暂时放回了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陈乾害怕村民的围攻,已经逃之夭夭,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西宋村。宋开林也是整日大门紧闭,从那天起,人们几乎没有见到过他。当天下午,除陈序洪外,另外12人统统被押解到东流顽军一五六团团部,顽军反复对他们严刑拷打后,又将这12人分开监禁,陈序昭则因为是乡长而被驻杭村顽军五十二师师部单独扣留。然而,面对顽军的迫害,陈序昭等人威武不屈,感动天地,这就是震惊一时的溧水“八三西宋事件”。

  此刻的陈序昭满身是伤,已经完全不能站立,但他还是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一棵大树上,顽军逼他说出新四军的行踪和物资下落,还用高官厚禄来引诱他,任凭顽军把他打得浑身是血,他也绝对没有招认半句,在顽军的软硬兼施下,他多次遭受严刑拷打,尽管他已经伤痕累累,呼吸和说话都很困难,但他依然紧咬牙关。于是,疯狂的顽军大动肝火,电刑、老虎凳、倒吊灌水……几乎所有的酷刑都用在了陈序昭身上,他多次昏迷,多次又被凉水浇醒,依然不屈不挠,面对顽军,他大义凛然地痛斥:“我抗日无罪,你们这样折磨我,搞垮的只是我的身体,却不能动摇我的意志!”这些钢铁一样的誓言,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诡计。

  6月29日,顽军公然杀害了陈序昭。就义前,陈序昭毫不畏惧,仍然大声训斥那些丧心病狂的顽军。

  陈序昭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陈序昭的英雄事迹,不是电影或电视中的深加工,也不是笔者的刻意夸张,而是真真实实的再现。在课本上,我们知道刘胡兰的故事,知道江姐的故事,知道赵一曼的故事,知道李大钊和夏明翰的故事……然而,在南京溧水区,也有一位这样了不起的英雄,他的名字叫陈序昭。

  陈序昭同志牺牲后,乡亲们含泪将他安葬在西宋附近的山坡上,让其可以永远望着他依依不舍的西宋村,韩胡区委、区公所在西宋举行了追悼大会,沉痛悼念陈序昭烈士。

  严克全

  严克全和陈序昭同在一个村里长大,受到陈序昭的影响,他从小就给新四军游击队员送信和放哨,后来,他和村里的热血青年一起加入了革命队伍,并屡立战功,还受到上级部门的多次嘉奖,尤其是在陈序昭等人的思想感染下,他对农民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对日寇怀有满腔的仇恨。经过几年的跌打滚爬,他已经成长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和坚强不屈的抗日战士。1943年起,他开始担任抗日游击队队长。他有勇有谋,连续取得了几次胜利,直打得敌人不敢进村,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同时,他也积极参与和恶霸地主宋开林的斗争,宋开林等反动势力当然视他为“眼中钉”,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因为宋开林等人的告密,在“八三西宋事件”中,他和陈序昭一同被抓,在西宋村打谷场遭到毒打后,又被送到马村关押。

  在进行了连续两天的严刑拷打后,严克全已经被折磨得不省人事,可就是这样,疯狗一般的顽军依然不肯放过他。第三天,顽军六个打手把严克全牢牢地捆绑,用棍棒、枪托、竹条等对他劈头盖脸又是一顿毒打,逼他说出新四军和军需物资的下落。此刻的严克全被打得完全散了架,两眼直冒金星,浑身伤痕,腿上的鲜血顺着脚板滴到了地上,但他最终也不肯透露半个字。顽军在宋开林等人的引诱下,又对他施以重刑,将70余斤的两箱子弹压在严克全的背上,顽军的手一松,两只子弹箱直往下坠,顿时,他的两个胳膊“咔嚓”一声,当时便昏死过去。即便这样,顽军还是不甘心,他们把他放下后,用冷水浇醒,继续折磨,只见严克全口吐鲜血,命悬一线。

  几天后,因为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顽军只好答应暂时放了严克全。他被亲属和村民用担架抬回了家,到家时,严克全已经奄奄一息,村民们见到严克全的惨状,纷纷拿出家里偷偷藏的米面和鸡蛋,趁着夜色送到他的家里。

  在家里躺了两个多月,严克全才能勉强下地走路。虽然他的健康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是,严克全严守党的秘密、宁死不屈的革命精神是永远值得称颂的!

  陈序明

  陈序明是陈序昭的同胞兄弟,在陈序昭被抓以后,凶残的顽军自然也没有放过陈序明,为了逼迫他说出陈序昭的情况和其他共产党人的下落,陈序明比其他人都受到更多的虐待和严刑拷打。

  因为顽军想在陈序明的嘴里得到信息,也想用他来杀鸡儆猴,不由分说,顽军就先对陈序明来了一顿毒打,一时间,直打得他遍体鳞伤,浑身是血。还没有等他清醒过来,暴雨般的皮鞭和木棍再一次在他身上落下,短短的一天,他就被无情的敌人抽打了十几次之多,次次都是手段毒辣,到了傍晚,人们已经无法看清他的本来面目,活脱脱的变成一个“血人”。即便这样,陈序明还是咬紧牙关,一次次顽强地挺了过来,没有吐露半个字。

  眼看各种办法用尽,敌人依然毫无收获,他被押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安徽省歙县洪坑的“皖南收容所”继续审问。在那里,他受到了更加残酷的折磨,每天只给两个黑窝头吃,没有一点菜、盐和油。他身上的伤痕不但得不到一点儿治疗,丧心病狂的敌人还强迫他干繁重的体力劳动。劳动时,因为饥饿,他和同伴们只好趁着敌人不注意时摘些树叶和野草充饥,路边的水沟也成为他们偷偷喝水的地方。即便是这样,敌人在晚上也不让他睡觉,不是拷打,就是变相折磨。没过多久,陈序明只剩下皮包骨头,身上的伤痕也开始一点一点溃烂起来。

  因为长期的折磨,坚强的陈序明终于一病不起,于当年含恨离开了人世。

  英雄的表现,让人敬仰!英雄的事迹,更让人铭记!

  陈序洪

  因为家族和环境的原因,小时候的陈序洪就受到了比较好的教育,他文化水平比较高,知善知恶,聪明伶俐;他不耻下问,勤奋好学。在村里,他是接受新事物比较快的年轻人。

  1938年春季,他毅然离开家乡,参加了新四军,跟着部队走上了抗日的道路。皖南事变中,陈序洪和他的战友们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在一次突围后走散。陈序洪历经千辛万苦,隐名埋姓,四处漂泊,最后,回到了故里。回到家乡,陈序洪早把在外面吃的苦头全部忘记,再一次投入到了抗日洪流中。这时的陈序洪更加成熟了,他知道了集体力量的强大,知道中国共产党才是唯一能拯救老百姓疾苦的政党,他找到党组织,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春,他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同年,他担任了韩胡区农救会主任。

  在恶霸地主宋开林等人的告密下,陈序洪和严克全、陈序昭等人同时被抓,在马村顽军营部受审时,顽军营长先是对他一阵毒打,然后把他单独关在一个破屋里,又对他以金钱和当官引诱,要他交代新四军的去向和军用物资埋藏地点。聪明过人的陈序洪心想:“埋藏的军用物资,敌人如果知道了,他们也绝不会放过我,不如……”于是,他就暗暗下决心逃脱,因为只有逃脱,才可以重新聚集力量,投入抗日队伍。

  思量了很久,他故意神秘地对顽军营长说:“军用物资我是真的不清楚,但我知道新四军有一大批银圆埋在西宋村后面的大坝边。”见钱眼开的顽军营长听说有银圆,认为发大财的机会来了,立刻兴奋得手舞足蹈,赶紧派两个顽军押着他去村后大坝边找银圆,营长自己在家躺着做起了发财梦。

  那天的雨特别大,狂风暴雨中,两个顽军押着陈序洪,很快就到了村后大坝的石板处,陈序洪有意大声说:“银圆就在石板底下,你们自己下去拿吧。”顽军怕陈序洪逃跑,就命令他只身下去取,两个顽军穿着雨衣、端着枪看着他,在上面等待。陈序洪故意用自己的身体使劲去推石板,他假装推不动,还在雨水中重重摔了一跤,他大声说:“你们把我的双手捆着,我怎么能搬得动呢?再说,即使石板推开了,我也无法拿银圆,要不……”听见这话,一个顽军便走到桥边为他解开绳子,说时迟,那时快,被松绑的陈序洪猛地夺过他的步枪,重重地砸下去,这个顽军很快被击倒了;另一个顽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被他一拳打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陈序洪携带两支枪冒着暴雨成功逃脱,投入到抗日队伍中去了,给顽军营长留下的只是白日梦。机智、勇敢、果断的陈序洪,在当地留下了赞歌。

【责任编辑:赵雅琦】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