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交通线:转移到解放区去

发布时间:2019-12-05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8年12月5日,清晨,南京中华门火车站,几名青年学生行色匆匆,登上开往芜湖的火车。

彼时,南京城笼罩在森严的白色恐怖中——国民党正大肆逮捕大、中学校的学生领袖和骨干分子。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中共南京市委积极开展撤离工作。这几名青年学生的离开,正是组织的安排。其中,五中学生赵志与其哥哥赵拔奇,已于一年多前加入中国共产党。

危机•应对

解放战争时期,南京学生运动在地下党领导下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五二〇”爱国学生运动,形成反对蒋介石政府的第二条战线

1948年夏秋之际,一个由国民党青年部、保密局、中统等组成的“学运联席会议”在南京成立。他们企图逮捕大、中学校的学生领袖和骨干分子,以求扑灭国统区革命火焰,挽救岌岌可危的政权。

8月19日,蒋介石叫嚷着“检举匪谍”,南京高等特种刑事法庭发出传票,传讯、逮捕、关押中大、金大等校学生。一时间,南京城内气氛紧张。

早在1946年5月重建以来,中共南京市委就十分注意保护在斗争中暴露的党员与进步人士。此次大逮捕以来,中共南京市委根据中共中央及相关部门的指示作出相应部署。

一方面,没有暴露又有工作条件的人员严守阵地,继续团结群众,坚持和敌人进行斗争;另一方面,已经暴露的人员在地下党组织安排下撤退到解放区——那里也迫切需要青年学生,或者转移到其他地区工作。另一批同志则隐蔽起来,暂时停止活动,保存力量,待机行事。

地下情报部门也在惊险、缜密地进行工作。卧底保密局南京站的地下党员周一凡,巧妙截获了国民党特务提供的进步学生的名单——上面有100多人。

1984年,南京市委党史办召开情报系统老同志座谈会。(前排左一陆庆良、左二刘峰、左三卢伯明、后排右一周一凡、右三沈世猷)

“黑名单”到了党组织手里,如何通知党员和革命群众安全转移?中共南京地下学委副书记盛天任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方法。他在明星大戏院《出水芙蓉》电影说明书上,用铅笔在同音字上做记号,标出六七个需要撤退的人名。

撤离•安全

暴露的党员和革命群众如何撤离?离开南京后又要去哪里?

1948年底至1949年初,中共南京市委开辟了约10条交通线,有计划地分批将运动中较为暴露的党团员和积极分子,转移到苏北、皖北根据地。

在国立药学专科学校学习、参加学运工作的女地下党潘嘉钊,经历了从苏南到苏北华中党校的过程:8月21日接到撤离通知,10月10日在交通员带领下到达江阴。“10月14日,我们过长江继续前进,由于交通员情况熟悉,过封锁线未遇麻烦,走得飞快……”12月下旬,她到达华中党校。

地下党员马新农当时是大、中学助学联负责人。1949年元旦刚过,地下学委委员胡立峰突然找到他。“对我说‘敌人明天早上8点要来逮捕你,你必须在5点之前离开家’,他还告诉我如何化装,从哪条路撤退,准备了市民证”。1月5日,马新农坐火车到镇江,由此到扬州,再到苏北解放区。而这条撤退路线,正是马新农发展的党员根据地下党指示刚刚开辟的。

在撤退、转移工作中,许多地下交通员冒着生命危险,与转移人员秘密接触。有一名中央大学的地下交通员,两天两夜未合眼,护送一批撤离人员去江阴。随后又马不停蹄赶到下关车站,前往无锡递送撤退情报。

根据统计,中共南京市委共有组织地撤退、隐蔽和转移了约400名学生党员和非党积极分子。这些人在根据地经过短期训练,大部分都被编入“金陵支队”,参加南京解放后的城市接管工作。

学生时代的赵志

1948年12月,赵志撤退到皖西解放区时自己绘制的行军路线图

少数撤退人员没有编入金陵支队,而是随着野战部队前进。如地下党员赵志,就在交通员带领下与二野部队接上了头,最后到达大别山皖西军分区。赵志喜欢地理,自己绘制了一幅到解放区的行军图,为这段不一样的革命旅程留下了宝贵的印迹。

参考资料:

《南京解放史(1945-1949)》

《在历史的洪流中•革命者口述历史续》

【责任编辑:耿朴凡】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