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钧:红色律师·党的挚友

发布时间:2020-06-30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南京城南,南捕厅是一条东西走向、长约200米的小巷。

“九十九间半”甘家大院坐落于此,闻名遐迩。就在甘家大院斜对面,曾有个“王公馆”,住着一位王大律师。

王大律师,即民国时期著名大律师、爱国民主人士王炳钧。南捕厅24号,便是他的寓所兼事务所。

鲜为人知的是,王炳钧曾利用自身有利条件为周恩来送情报,周恩来也曾密访王公馆。

周恩来称赞他为“党的挚友”。

王炳钧.jpg

王炳钧

居住在南捕厅的“王大律师”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南捕厅24号新建了一座花园洋房。

它三层高,单门独院,门窗雕刻精致,气派不凡。院内种有石榴、梅花、垂丝海棠,生机盎然。

街坊四邻知道,这里住着大律师王炳钧,这座房子便是“王公馆”。既是王大律师的寓所,也是他的律师事务所。

在邻居们眼中,王炳钧三十来岁,总是戴着副圆框眼镜,文质彬彬,待人谦和有礼。而事实上,那时他已是法律界的头面人物。

自1925年执业,王炳钧相继担任江苏省警察厅,国民政府实业部、铁道部等机关的法律顾问,许多政要、知名人士也聘请他当法律顾问。

正因如此,王炳钧与民国多名军政大员交情甚笃。1947年,王炳钧的父亲去世,于右任、孙科、陈果夫等多位政要还题写了挽联或悼词,称其“典型犹在”、“高风亮节”。

01.jpg

于右任题写的悼词(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甚至,100多件挽联、悼词里,还有蒋介石和李宗仁的手笔,只是由于历史原因,保存下来的只有48件了。

在周恩来领导下投身抗战事业

这样一位社会名流,为何选择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大量革命工作?

这还得从1937年冬日说起。

彼时,日寇侵华,兵临南京城下。王炳钧对国民党鼓吹的南京城“固若金汤”一说还抱有幻想,仍留在南京城内。直到日寇即将攻破南京城之际,他才随好友、曾任孙中山侍卫长的马湘,登上西去武汉的国民政府撤退的军舰。

由于时间紧迫,王炳钧将南捕厅寓所托人代管,仅在收藏颇丰的古玩字画中挑选了几件珍品,便匆匆登上了军舰。军舰驶离下关不久,遭遇了日寇空袭,险些葬身长江。

也是这次经历,王炳钧意识到国民政府的腐败无能,难成大器。在武汉,王炳钧加入周恩来领导的中共统一战线,参加法律界的抗日救国统一战线工作。

他曾先后辗转于武汉、四川、香港,直至潜入上海法租界,隐姓埋名,以代课教员身份为掩护,从事隐蔽的抗日活动,直至日寇投降。

秘密为周恩来搜集情报

1946年5月,国民政府还都南京,王炳钧也回到阔别8年的南捕厅寓所。存放在三楼的古玩字画早已被洗劫一空。

回南京后,王炳钧参加了首都律师公会和全国律师公会的筹建工作。不久,蒋介石不顾人民反对,挑起内战,王炳钧对此义愤填膺。

在周恩来的指导下,他决心帮助共产党。他创办了南京实用法律学校,自己出任校长,为我党培养了不少法律人才。

王炳钧还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与影响,呼吁民权,维护正义,反对内战。对于受迫害的中共及爱国民主人士,他竭力进行法律营救,屡获成功。

不仅如此,王炳钧还以隐蔽方式,为中共从事非职业情报工作。由于担任众多机关和各界政要的法律顾问,王炳钧能了解众多公私秘密。

比如,王炳钧与于右任、孙科是好友,所以又能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不少国民党元老人物的情况;从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处,较早地获知了海军总部迁至台湾的有关情况……

通过多种秘密渠道,王炳钧与周恩来单独联络,甚至家人、密友也不知道他曾参与谍报工作。

据说,周恩来在南京时曾秘密拜访过王公馆,对院内那株垂丝海棠情有独钟。

周恩来赞他为“党的挚友”

1949年初,蒋家王朝临近覆灭。

不少在国民政府中担任要职的朋友,都劝王炳钧去台湾发展。王炳钧没有理会,毅然留在南京。

他还反过来劝这些人留下来——有的人就是在王炳钧的影响下,最终留在了大陆。

王炳钧曾说过:“周恩来先生说我是党的挚友,因此,我愿意与党长期共存、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成为永远的挚友!”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王炳钧迎来新生。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同志曾邀请王炳钧去北京工作,他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

王炳钧与儿子王正铨在南捕厅寓所.png

王炳钧与儿子王正铨在南捕厅寓所

留在南京的王炳钧一直参与民主人士的活动。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他把多件自己心爱且价值连城的古玩字画珍品和部分房产,无偿捐献给了国家。

1964年,王炳钧病逝于南捕厅寓所,享年64岁。

【责任编辑:耿朴凡】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