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眼皮底下 他聚起“百单八将”

发布时间:2020-08-12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29年5月,南京,各方正如火如荼地筹备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

  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第一期学生,在完成毕业考试后,绝大部分仍留在学校内,一边等待分配,一边准备参加典礼。

  由于已经毕业,各兵科都没了课操,学校的管理也松懈了下来,大家都沉浸在即将奔赴新岗位的兴奋中。

  某天晚上,学校开始点名,学员们早已习以为常,但教官异常严肃的神情,预示了这一次的与众不同。

  “李奈西、梁绍文、楼广文……”点名过程中,不断有学员在众人的面面相觑中被军警带走。

  不久,国民党政府宣布破获了一起“大案”,潜伏于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18名共产党员先后被捕。

1.jpg

曹聚义

  但抓捕行动仍有“漏网之鱼”,炮兵大队的学员曹聚义,因回家奔丧,逃过了抓捕。

  曹聚义虽然幸运地躲过了囹圄之灾,却也从此走上了异常曲折的革命道路。

  敌人眼皮底下的党组织

  曹聚义是浙江省浦江县人,1927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炮科,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随着蒋介石以黄埔军校为基础,在南京另行筹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曹聚义也随校来到南京。

2.jpg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旧址

  此时,蒋介石已经背叛革命,国共两党分裂,白色恐怖笼罩着学校。从1927年下半年到1928年9月,学校师生中没有了中共的组织,但许多历经“清党”风浪的共产党员仍坚持斗争,保存下了革命的火种。

  曹聚义到学校后,很快与学校内的30多位党员取得了联系,并向上海党中央临时政治局负责人瞿秋白和组织部长李维汉汇报了情况。

  党中央认为,在军校内成立地下党组织的时机已经成熟。

  1928年9月下旬,一场秘密会议在明故宫大操场召开,曹聚义传达了党中央的指示,决定在学校内成立“中国共产党中央直属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总支部”,并按各兵科驻地分散的特点,分设了三十四标工兵支部和交通、通讯支部。

  中央指派曹聚义、甘棠、吕农三、简立、阮大郧5人为总支委员,曹聚义任总支书记、甘棠任副书记。

  黄埔军校校史上,唯一一个全部由黄埔同学组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成立。

  军校中的“百单八将”

  军校党总支最初由党中央直接领导,到了1929年初,改由中共南京市委就近领导,当时南京市委书记是游无魂。

  因为周末空闲时间较多,军校党总支的活动时间定为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白天。活动的内容,以加强学习和发展组织为主,学习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传阅秘密文件,推动读书会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和进步书刊。

  他们还编印地下刊物《秋风》,宣传革命,激发黄埔同学的革命热情,不少进步同学要求参加到革命的行列里来。

  到了1929年4月底,地下党员已发展到108人。曹聚义后来到南京雨花台革命烈士纪念馆参观时,曾指着馆前的山坡草坪,回忆1929年的春天他们在这里开会时的情景,游无魂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百单八将!”谓媲美梁山聚义。

  然而,由于叛徒出卖,曹聚义及其他18名共产党员身份暴露,军校党总支也遭破坏。

  延安的“运粮使者”

  身为军校党总支书记,曹聚义被蒋介石指名缉捕,只好辗转前往日本避难,后又潜归上海入东亚同文书院学习。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曹聚义毅然前往北平,参加东北抗日义勇军后援会。

  因同乡告发,曹聚义遭国民党逮捕,后经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何遂保释出狱。曹聚义再次走上流亡之路。

  走投无路之际,曹聚义经人介绍,进入位于南京三十四标的军政部交通兵二团,任上尉队副。受到上级赏识后,进入南京丁家桥陆军交通辎重兵学校进修。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国共再次合作,一致对外。蒋介石同意定期向边区政府运送物资。这些物资,被称为“协粮”,第一批协粮包括法币50万元以及一些被服、粮食、生活用品。

  “协粮”的运输任务,交由南京驻西安的兵站指派交通兵团汽车第三营第八连负责承担,而具体负责运输任务的,是三营的副营长曹聚义。

  到了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曹聚义立即向叶剑英报到;到了延安,朱德总司令亲自接见他,并接受其为特别党员。

  从此,曹聚义不止运送粮饷,还为延安送去大批进步青年,多次接送中共高级干部。

  抗战全面爆发后,曹聚义的“协粮运输任务”告一段落。此后,曹聚义在国民党部队中屡获升迁,还曾率部远征印缅抗日,被史迪威亲荐晋阶少将军衔。

  抗战胜利后,曹聚义被党组织要求继续隐蔽;解放战争中,他赶赴浙江金华,策动国民党203师起义。

  潜伏敌营十数载,曹聚义终于“归队”。

【责任编辑:施金挺】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