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情报劫难 他开“路条”帮同志转移

发布时间:2020-09-17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8年10月19日清晨7时许,南京江东门外,国民党中央陆军监狱大门对面的一处荒地上响起了一阵枪声。

国防部军法局以“泄露军机”为名枪决了五名犯人,他们分别是:保定绥靖公署作战处少将处长谢士炎、保定绥靖公署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兼河北省政府机要秘书丁行、第十一战区司令部参谋处少校参谋兼作战科科长朱建国、第十一战区司令部二处少校情报参谋孔繁蕤(又名石淳)、北平空军第二军区司令部总务科交接参谋赵良璋。

国民党为何要对自己人下手?

原来,这五位身居要职的军人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谍报英雄,他们受尽各种酷刑,始终坚贞不屈,最终牺牲在黎明到来之前的至暗时刻,史称“北平五烈士”。

五烈士之一的丁行,牺牲时留下一对子女,分别只有1岁和3岁。

01.jpg

丁行

机要秘书

1908年,丁行出生在山西省夏县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前清贡生,他从小跟着父亲读书,8岁考入夏县第一高小。

丁行天资聪明,才智过人,人们都叫他“神童”。1927年8月,丁行经中共党员孙云生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孙云生和丁行等几个党员在夏县成立了中共夏县委员会,先后两次组织夏县农民暴动。

农民革命失败后,丁行进入西北军池峰城部,以文书、秘书等身份从事党的地下活动。由于才华出众,丁行由文书、书记、秘书一路升任军部秘书处处长。

1937年底,丁行邀请了臧克家等30多名进步作家和文艺人士来到池峰城部队,成立了战地服务团,以讲演、唱抗战歌曲、演短剧等形式宣传抗日。丁行兼任战地服务团领导,暗中传播革命理论。

抗战胜利后,丁行奉命随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北上。孙连仲十分赏识丁行的才华,任命其为十一战区长官部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后改任保定绥靖公署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兼任河北省政府机要秘书,还请他做了家庭教师。

丁行利用特殊身份,在从事地下情报工作的同时,参与营救了不少被捕的同志。

1946年初,北平军调部成立后,丁行即与中共代表薛子正、徐冰取得联系。在此期间,他多次提供国民党军队在华北战场上的兵力部署、作战计划及其他政治、经济方面的重要情报。

情报劫难

1947年9月,解放战争由守转攻的重大转折之际,中共情报战线遭受了一次大劫难,一场始料不及的大逮捕使丁行身陷囹圄。

原来,全面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的特务们便加紧破坏中共在国统区各地的地下组织。他们在各大城市部署了从美国进口的无线电侦测电台,用以侦查中共的地下电台。

当时,中共中央正转战陕北,对敌占区的情报需求更为迫切,要求北平情报小组既要提供秘密情报,还要提供公开情况,如社会舆论等。因此电台每天都要发报,有时发报时间甚至长达7个小时,电波也就很容易被监听到。

保密局北平站电检科科长赵容德把无线电侦测电台架到了吉普车上,对北平进行全天候监控。秘密电台仍在每日发报,“嘀嘀嗒嗒”的电波送出了情报,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1947年9月24日,设在交道口京兆东公街24号院的北平地下电台被保密局的特务破获,大量电报原始文稿的起获和地下电台台长李政宣等人的先后叛变,使这次情报劫难迅速蔓延,很快超过了北平范围。

西安情报系统负责人王石坚随后被捕,很快叛变,供出了手中掌握的地下工作人员名单,直接导致北平、天津、沈阳、上海、兰州等大城市的数百名地下党员被捕。其中就有丁行。

在被捕的一百多人中,有人坚贞不屈在狱中坚持斗争,有人贪生怕死叛变投敌,更有人慨然赴死从容就义。这其中,最令人扼腕叹息的当属“北平五烈士”——谢士炎、丁行、朱建国、孔繁蕤、赵良璋

坚贞不屈

其实丁行完全可以免于这场劫难。

北平地下电台暴露后,局势已经比较紧张了,丁行利用在军法处工作的职务便利帮一些同志开了路条,让他们顺利转移到了河北解放区。丁行本可以和同志们一起走,但为了获取更多情报,还是坚持留了下来。

特务很快找上门来。

“那天正好是中秋节,本来父亲要带我到公园去玩的,结果我睡觉了没去成。后来特务来了,父亲心知不好,但他还是安慰我妈妈,说去去就回。哪知道,一去就是永别。”丁行的女儿丁奂吾说。

丁行被捕后10天,儿子呱呱坠地。当时丁行还能和家里通电话,他非常高兴,就在电话里给儿子起了名字,把‘囹圄’两字的框给去掉,叫丁令吾。

1947年11月30日,丁行和其余被捕的同志们一起,被当作“要犯”,用飞机从北平押送到南京。他们先被关进宁海路19号国民政府军法局,后被关入“木笼大厦”看守所,继又作为重犯严密关押在中央军人监狱。在狱中,丁行等人受到严刑拷打,历尽种种折磨,但他们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崇高的革命气节。

刑讯逼供持续了半年多,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丁行依然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他每天早晨都要攻读两个小时的英文,还自学了俄文。他给妻子写信,嘱咐她“孩子保育问题须特为注意,务宜从小养成其独立奋斗之精神”。

1948年10月,丁行和谢士炎、朱建国、孔繁蕤、赵良璋被枪杀于南京中央军人监狱。

丁行的一对子女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姐弟俩长大后一个考入北京理工大学,一个考入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从事军工科研工作,把毕生心血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

他们说:“没有愧对父亲。”

【责任编辑:耿朴凡】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