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非就是一死嘛

发布时间:2020-09-19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在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保存着一张王荷波早期在苏联时的照片,照片左侧那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便是我国早期工人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姚佐唐。

1922年春,江苏地区最早的党支部——中共陇海铁路徐州(铜山站支部成立,姚佐唐担任书记,年仅24岁。

6年后,随着几声枪响,姚佐唐倒在了雨花台,为共产主义事业洒尽了最后一滴血。

图片1.jpg

姚佐唐(左)、王荷波(中)、罗章龙(右)1924年在苏联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时的合影

成立江苏省第一个党支部

姚佐唐出生于1898年,安徽桐城人,父亲是江南造船厂的工人。中学毕业后,姚佐唐来到陇海铁路徐州北站当学徒,几年后便升任机车领班,并被工人们推选为徐州铁路工会会长。

在“五四”运动的浪潮中,姚佐唐接触了许多思想进步的青年学生和爱国人士,也认识到工人阶级只有组织起来进行斗争,才能摆脱被剥削奴役的命运。

1921年11月8日,徐州北站当局关闭了唯一的出入口八号门,无理限制工人自由。工人们饥疲难忍,合力挤开了栅门。事后,两名工人被诬陷聚众闹事,予以开除。

“八号门事件”点燃了工人们愤怒的火焰,姚佐唐挺身而出,带领工人组织全体罢工。北站工人的罢工得到了陇海铁路全线的响应,最终以铁路当局完全接受复工条件而告终。

1922年,姚佐唐加入共产党,并成立了江苏省第一个党支部——陇海铁路徐州(铜山)站党支部。

北伐战争打响后,姚佐唐在党组织的派遣下,率领铁路工人前往广州参加北伐军,成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直属铁道车队负责人。

在战场上,姚佐唐总是身先士卒,英勇作战。在攻打武昌的一次激烈战斗中,姚佐唐不幸受伤,失去了一条腿。伤愈后,他又回到铁道队,拖着一条假腿,随北伐军转战在江苏、安徽等地。

挺进南京

1927年初,姚佐唐及其领导的铁道队驻扎在沪宁、津浦路沿线附近。当时队内有数十名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隶属中共南京地委领导。

除了铺路架桥外,有时铁道队还要执行战斗任务。在一次两军对峙的激烈战斗中,姚佐唐派出十几名铁道队员,摸黑潜入敌人后方龙潭车站,破坏铁路,阻止了敌方部队兵力增援。

不久后,蒋介石撕下了伪装,对共产党和进步人士实行了惨无人道的杀戮。由于姚佐唐领导有方,组织严密,工作谨慎,铁道队党团组织成为大革命失败后南京唯一较完整保存下来的党组织。

孙津川出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后,曾与姚佐唐一起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同是铁路工人出身的两人,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相遇,倍感亲切。

位于下关黄泥滩的姚宅成为中共南京市委的一个重要地下联络点和开会场所,孙津川等市委负责人经常在姚宅碰头,以喝茶、打麻将为掩护,讨论市委工作。在一片麻将声中,斗争计划研究部署,悄然成形。

雨花台就义

就在南京党组织进一步复苏之时,不幸的事发生了。

1928年7月初的一个夜晚,姚宅中又拉开桌子,摆上麻将,泡好茶水,等待“麻友”的到来。

就在孙津川等人抵达不久,国民党军警突然将姚宅团团包围,孙津川等同志当场被捕。姚佐唐因恰好外出打开水,侥幸逃脱,连夜到了上海。

根据组织的安排,姚佐唐将前往苏联。但在与送票同志接洽的过程中,姚佐唐不幸被叛徒认出,当场被捕,随即解往南京,关押在宪兵司令部看守所。

面对敌人惨无人道的刑讯,姚佐唐始终没有透露半点党的机密:“我就一个人,要杀头就杀头,无非就是一死嘛!”

敌人又找来了姚佐唐怀有身孕的妻子,企图以亲情来软化他。看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头发几乎掉光的丈夫,妻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姚佐唐深情地凝望着妻子:“我是个共产党员,这次被他们抓来,是死定了,你也不要难过。以后你和孩子会有人照顾的。”

1928年10月6日凌晨,一群国民党军警涌进了监狱,将姚佐唐、孙津川等人押向雨花台。看着前来送行的百姓,孙津川高喊:“杀了我一个,还有十个,杀了十个,还有百个,千千万万的革命者是杀不完的!”姚佐唐等人也一同高喊着“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等口号。

惊慌失措的敌人用布将姚佐唐、孙津川等人的嘴堵住,但他们仍怒视敌人,直到枪声响起,一代英雄血洒雨花台。

【责任编辑:解繁】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