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书生刘亚生:三五九旅之雄鹰

发布时间:2020-09-21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7年9月的一天上午,一架国民党军用飞机从南京起飞,向西北方向飞去。

待归来时,飞机上多了一名中年男子。他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满身伤痕累累,形容憔悴,但眉宇间仍透出英武不屈的气势。

男子被押解下了飞机,关进国民党国防部一所秘密监狱——那里专门关押被捕的共产党高级干部。

而这名男子,正是人民解放军第三五九旅政治部副主任刘亚生。

刘亚生.png

刘亚生

从北大才子,到革命军人

在三五九旅,刘亚生是人人熟知的北大才子。

刘亚生,化名刘伟光,1910年生于河北省河间县一户农民家庭。虽然家境贫寒,但他酷爱读书,193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

在大学里,刘亚生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做家庭教师,帮杂志社译稿,替石印房刻写钢版,以微薄收入供自己上学。

也是由于经常深夜凑在油灯下工作,刘亚生的视力越来越差,不得不戴着厚厚的眼镜。

早在中学时期,刘亚生就曾参加轰轰烈烈的学生爱国运动,认识到这个腐败的社会必须改造。在北京大学,他参加左翼文化团体,常常在同学中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

1935年12月9日,在中共领导下,北平学生6000余人举行了抗日示威游行。刘亚生也积极参与其中。他口才极好,语言流畅,声韵铿锵。同学们听他演讲后深受感染,斗志高昂。

刘亚生因此遭到国民党反动军警的逮捕,后经党组织营救获释。

经过“一二·九”运动的洗礼,刘亚生迅速成长,于1936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七七事变后,刘亚生离开北大,辗转来到太原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动报名参军,被分配到八路军三五九旅。

辗转千里,寻找部队

开国中将、原三五九旅参谋长郭鹏曾回忆:“在三五九旅所有的大学生里,没有哪个比他更受人尊敬的了。”

他,自然就是和战士们打成一片的刘亚生。

1938年刘亚生(前左四)与战友在延安的合影.png

1941年,刘亚生(前左四与战友在延安的合影

刘亚生在旅部做秘书工作,协助旅长王震起草和管理文件,兼作文化教员和理论教员。在旅司令部里,从参谋、文书,到警卫员、司务长,几乎都当过他的学生。

上课时,刘亚生从最简单的字词、成语教起,穿插讲军事历史知识。工作之余,他常打扫房子,给同志们讲故事。行军时,还会帮炊事班扛炊具。

在大家眼中,刘亚生来自名牌大学,是难得的青年才俊,但他一点架子都没有。从部队首长到基层官兵,都认为他是工农化了的高级知识分子、党的宝贝。不管是谁,都愿意和刘亚生说说笑笑,一律亲热地称呼他为“刘瞎子”。

在三五九旅,刘亚生只身辗转千里寻找部队的事,也为人传颂。

那是1945年9月,三五九旅奉命撤出广东,北返中原。由于刘亚生体弱不宜行军,王震安排他到浏阳县自己老家隐蔽。

当时,敌人正在“清乡”,刘亚生被藏在谷仓里,又闷又热,还有蚊虫。几天后,形势稍微缓和,刘亚生便化装离开。他扮成工人,爬上一列运煤的火车。伪警察发现后,又踢又打,刘亚生仍赖着不下来,最终到达武汉,通过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找到了部队。

“这炮声,就是我对你们的回答!”

1946年6月,三五九旅奉命突围,撤出中原解放区。在转移回延安的途中,化装成教书先生的刘亚生夫妻不幸被捕。

经叛徒指认,敌人知道他就是三五九旅政治部副主任,顿时如获至宝。国民党高级将领胡宗南下令,不惜一切代价要刘亚生投降。他们先以高官厚禄利诱,又对刘亚生施以酷刑。刘亚生被折磨得满身伤痕,但坚强不屈。

1947年9月,刘亚生被押到南京。一进监房,他就凑到难友面前挨个认人,笑说:“有缘千里来相会。”难友们问他叫什么,他说:“以前在我们家里,都叫我‘刘瞎子’,你们就叫我‘刘瞎子’吧。”

敌人给刘亚生来了一个“下马威”——将他提走,在他身上反复试用一种新式刑具。待刘亚生回到牢房,已是脸色蜡黄,透着青色,一时间昏迷不醒。

等刘亚生苏醒过来,却是吃力地说:“我这人命长得很,死不了哪!你们不相信,我敢跟你们打赌,三个月内,我要不死,你们请我吃一顿南京板鸭。”一时间,难友们都被他的革命乐观精神打动。

刘亚生虽然奄奄一息,得不到治疗,又没有营养,可他每天坚持打拳、做操,坚韧地活下来。

1948年底,人民解放军即将取得淮海战役的胜利,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行将灭亡之际,敌人向狱中的共产党人挥起屠刀。

一个寒风刺骨的晚上,一群国民党刽子手荷枪实弹,押着遍体伤痕的刘亚生来到长江岸边的燕子矶,七手八脚地在他身上坠上了一块大石头。

“给你最后一点时间考虑,你到底有没有一线转变的可能?”敌人厉声逼问。刘亚生挺起胸膛,面向北方——那里正传来解放军大炮的轰鸣声。

“这炮声,就是我对你们的回答!”声音虚弱,但十分坚定。

敌人恼羞成怒,将他推进滚滚长江……

1983年,刘亚生烈士牺牲35年之际,开国上将王震为他题词:“德才兼备,英勇牺牲的楷模——刘亚生烈士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耿朴凡】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