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舞台案 13烈士雨花台从容就义

发布时间:2020-09-27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32年10月1日清晨五点多钟, 中共上海南洋肥皂厂党支部书记萧万才等13位革命者迎着如血的晨曦,带着不灭的信念和希望,从容地走向南京雨花台刑场。

走在最前面的是52岁的萧万才,他全家四人被捕入狱,敌人施出各种酷刑,妄图从他口中获取党的机密。萧万才视死如归,他昂首挺胸,带头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并高唱《国际歌》。

伴随着罪恶的枪声,13位英勇不屈的革命者壮烈牺牲。

萧万才等人的英勇就义在白区和红色根据地都引起了极大震动。他们的被捕牺牲源自“共舞台案”,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在上海被捕人数最多的几大血案之一。

沪西共舞台

共和大戏院又名沪西共舞台,位于上海劳勃生路(今长寿路427号,于1931年开幕。戏院位于越界筑路地段,中国政府与租界工部局分而治之。

戏院所处的沪西地区有多家棉纺织工厂,是产业工人集居的地区,也是中共地下组织活动频繁的地方。

1932年,上海市民在劳勃生路(今长寿路举行抗日大会

1932年5月5日,中日《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江苏省委根据中央指示,为进一步扩大和统一全省反帝大同盟,推动抗日救国运动,并为8月1日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成立全国反帝大同盟作准备,决定7月17日由上海反帝大同盟、上海市民众反对停战协定援助东北义勇军联合会(民联,以“江苏省民众援助东北义勇军反对上海自由市代表大会筹备处”的名义,商借共和戏院演剧筹募捐款,并由戏院老板郑福珍向国民党第六区公安局备案,实为召开各反日团体代表大会。

当时国民党当局加紧镇压抗日运动,6月11日上海市公安局还发布特别戒严令。但推行“左”倾错误路线的中共领导人完全不顾局势的严峻,在上海《申报》《时事新报》等报纸上公开登出的“第一号通告”中不仅公开会议的时间,而且亮出筹备处的地址,等于把目标暴露给了敌人,致使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

7月17日清晨,大会工作人员提前来到会场布置,民联青年部长温济泽和青年部专职干事曹顺标带来大批文件和宣传品到达会场,发现情况异常,遂向大会主持人建议不能开会。但是,大会主持人不仅主张继续开会,而且派学生代表刘志超等3人去附近国民党公安局交涉,结果被扣留。

8时左右,100多位代表按规定的“秘密口号”进入会场。9时许,大批警察、特务包围戏院,除少数人从后院翻墙脱逃之外,共有94人(其中大会代表88名)被捕。

88名“犯人”

“共舞台案”中被抓的人员,都被装上囚车,关进了拘留所。

据被捕人员龙潜回忆:“我们在那里被关禁闭。一个小房子里关着二十几个人,头枕着脚,肩连着手,有的竟睡在马桶上,臭虫成群地爬,跳蚤连续地跳。一人半碗饭,七八根半截豆芽,许多同志肚子饿得哇哇地叫。”另一个难友陈穆回忆,他在拘留所被关了3天,期间被审讯过一次,是两个人审讯他的,问的问题大概是:姓名、籍贯、职业,为什么到共舞台去,去那里开什么会。他接触到的同案,都回答:是去共舞台看戏的。

7月21日下午4时,除共和大戏院老板郑福珍及茶房5人被交保释放外,其余88人全部移送龙华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接受第二轮审讯。

在警备司令部受审期间,“犯人”们相互商量好了对策,都不承认是去开会的,各人准备各自的口供,做到“自己吃自己的饭,互不拉扯,互不牵连,对有关组织的事,一概不知道”。于是,在龙华的复审,无一人翻供,但是去共和大戏院的理由倒是五花八门:买票看戏的,围观凑热闹的……由于大家口供基本上一致,都是说:我们看到海报,共舞台大戏院义演募捐援助东北义勇军,就去捐款看戏,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88名被捕者在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遭到几次审问,未有结果。蒋介石闻讯后,即电令淞沪警备司令部将全部88名“案犯”押解至南京军政部军法司。

7月29日夜里,88名“犯人”被分装两车,从淞沪警备司令部里押出,乘坐京沪铁路夜车运往南京。30日上午10时,他们抵达南京,被交军政部军法司收审。随后,他们又被转移到首都(南京宪兵(警备司令部看守所。

父女难相认

由于叛徒的出卖,上海南洋肥皂厂党支部书记萧万才身份暴露。

萧万才

萧万才是阜宁人,青年时期因生活所迫,只身去上海拉人力车谋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秘密交通员。在萧万才的影响下,儿子和女儿也随父参加反日救亡活动。萧万才当时是上海南洋肥皂厂的党支部书记,他们家是中共江苏省委的一个秘密联络点,他是此次大会的组织者之一。敌人搜捕他家时,又抄出了些党的秘密文件。

在狱中,萧万才和女儿萧明始终不承认是父女关系,萧明被审时坚称自己叫王小宝,是来找戏院老板家的女儿玩耍的。萧万才则辩解说:“我是有女儿,可我女儿早就出嫁了!这小姑娘我不认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能为难孩子!”

1932年9月27日,“共舞台案”宣判,其中萧万才、曹顺标等13人被判处死刑;被判各类徒刑者60多人;交家属领回管教的青年学生8人,他们大都是事先有人向国民党要员陈立夫说过情的;交保释放的,仅有萧万才的妻子一人,她因双目失明而被释放;叛徒李逢春、王灿、李文达3人没有被判刑,由调查科提去留用,成为特务;萧万才的儿子萧明山被判重刑12年,女儿虽因未满18岁应量轻处理,却未被释放,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仍被判18年徒刑。

直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在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大潮下,周恩来等施行营救,仍在服刑的同志才被陆续释放。

1937年9月25日,“共舞台案”最后11个人终于出狱,其中就有萧万才的女儿萧明。

萧明出狱后来到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随后通过组织审查奔赴延安,带着父亲未完成的革命遗志,继续奋战……

【责任编辑:解繁】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