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琏:从大家闺秀到女中英豪

发布时间:2020-10-10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7年9月24日,北平棉花胡同甲5号民宅内,正在举行中共地下党的一个秘密会议。

与会者中,有中共地下党北平职业青年支部负责人邢方群、清华大学支部书记陈彰远,以及这处民宅的主人——北平学委书记袁永熙和他的新婚妻子、北平职业青年支部委员陈琏。

“砰砰砰”,撞门声骤然响起。旋即,一群军统特务闯了进来。

一番搜查之后,特务们从衣柜顶上找到一本《民主青年同盟章程》,如获至宝。这四人被捕,送往炮局监狱。

少女时期的陈琏.jpg

少女时期的陈琏

袁永熙与陈琏承认,他们在昆明读书时参加了“民青”,介绍人是闻一多先生(当时已遭特务暗杀),回到北平后忙于结婚、找工作,已脱离“民青”,这本章程是一位老同学去外地前丢在自己家里的(事实上这名同学已进入解放区)。

见查无实据,特务无奈将邢方群、陈彰远释放,却不肯放过袁永熙和陈琏,将他们用飞机押往南京。

袁永熙和陈琏,既是一对革命伴侣,也有着特殊的出身——袁永熙是国民党政府外交部次长叶公超的内弟,而陈琏的父亲是蒋介石的幕僚长、国民党“文胆”陈布雷。

大家闺秀,跨进共产党的“门槛”

1919年10月3日,陈琏出生在浙江慈溪县西乡官桥。

她是陈布雷最小的女儿。母亲杨品仙生她时不幸血崩昏厥,又得了“产褥热”,不治身亡。 陈琏刚到人世间就失去了母亲,乳名唤作“怜儿”,由外婆抚养长大。

1932年,时任浙江省教育厅长的陈布雷将陈琏和姐姐陈绣接到杭州,一家人始得团聚。

1937年7月,抗战烽火燃烧。18岁的陈琏与家人一道,离开杭州,西行入川,于12月抵达陪都重庆。次年,她就读于合川县的国立第二中学,学习间隙,读了许多进步书籍和报刊,坚定了自己的人生选择。1938年夏天,陈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与父亲截然相反的道路。她在日记本中抄录了屠格涅夫《门槛》的诗句,以此表明入党的决心。

1939年秋,陈琏考入西南联大,远赴昆明。

青年时代的陈琏,漂亮、聪明、好学。她经常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布旗袍,一双布鞋,走路轻盈,言谈举止温文尔雅,心里蕴藏着革命的烈火,是一位外柔内刚的女战士。

在校园里,陈琏结识了西南联大支部书记袁永熙和组织委员邢方群等同志,积极投身革命活动。1940年春,西南联大支部改为总支, 陈琏担任总支宣传委员。

皖南事变发生后,国统区的白色恐怖氛围日益浓厚。在党组织的安排下,陈琏、袁永熙、邢方群等人前往云南个旧,改名换姓,隐蔽下来。陈琏化名“程国仪”,在当地中学教书。

时间久了,袁永熙、陈琏这对年轻人渐生情愫。

1941年秋的一天,昆明和重庆的报纸上同时登载了一则启事:“琏儿,见字盼即回家。父示。”

陈琏知道,这是她父亲在寻找她。

当时,袁永熙已经领受新的任务,去了重庆。不久,党组织派人把陈琏接回重庆。“失踪”一年的女儿回到了陈布雷身边,他喜出望外,脸上浮出难得的笑容。

抗战胜利后,袁永熙回到北平,担任中共南方局平津(南系)党组织负责人、北平学委书记,公开身份是“敌伪产业处理局”的职员。1946年秋,陈琏也来到北平,在贝满女中教书。

根据工作需要,袁永熙决定由邢方群、陈琏和《平明日报》的李炳泉三人组成职业青年支部,邢方群为书记。

袁永熙与陈琏的结婚照.jpg

袁永熙与陈琏的结婚照

女中英豪,与军统特务斗智斗勇

1947年8月10日,袁永熙和陈琏在北平成婚。

远在南京的陈布雷没有见过这位女婿。他写信给北平市副市长张伯瑾,请他了解一下袁永熙的情况。张伯瑾函告陈布雷,袁永熙为人正派、胸有才学,他的姐夫是叶公超,就是“思想有点左倾”。

“有点左倾也就算了。”陈布雷放心了,“这样的青年一般比较正派,只要不是共产党就好。”

他们的婚礼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举行,北平市市长何思源是证婚人,北大、清华校友送的礼物是一套《鲁迅全集》。

新婚生活甜蜜幸福,“陈布雷的女儿女婿”这块招牌为他们开展地下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掩护。

不久,军统特务“破获”了地下党在北平的秘密电台,北平地下情报系统遭到破坏。这是我党情报战线遭受的一次重大损失。

特务从叛徒的口供中获悉,北平地下党有一位姓袁的负责人,至于姓袁的叫什么名字、职业是什么、住在何处,则一无所知。恰巧,贝满女中的教员田冲到过陈琏家里,与袁永熙交换了名片。田冲因“地下电台案”被捕,特务从田家搜出了袁永熙的名片,认为“袁某”就是袁永熙。

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1947年12月1日,袁永熙和陈琏在特务的押送下,乘飞机抵达南京,关在宁海路19号国防部保密局看守所里。

在狱中,他们始终坚贞不屈,机智勇敢地保护了党的地下组织。特务对陈琏说:“你的丈夫已招认了,你快坦白,可以从宽处理。”又对袁永熙说:“你的太太已交代了,你快老实交代,不然没有好下场。”两人根本不予理睬。特务对袁永熙严刑拷打,还将陈琏拉到审讯室门口,要她规劝丈夫。陈琏坚定地说:“他根本没有任何问题,我劝他什么?”军统特务一无所获。

经多方营救,陈布雷出面保释,1948年1月,怀孕三个多月的陈琏终于走出了牢房。几个月后,袁永熙也被保释出狱。

1949年2月3日,袁永熙和陈琏回到刚刚和平解放的北平,投入到建设新中国的战斗中……1956年,陈琏在全国政协的一次会上发言说:我是陈布雷的女儿,“我们没有办法选择我们的出生之地,但是我们能够选择自己的道路。”她的发言受到周总理的称赞。

胡耀邦为陈琏题词.jpg

胡耀邦为陈琏题词

在陈琏去世21年后,1988年清明节前,当年的老领导胡耀邦对她做了这样的评价:“家庭叛逆,女中英豪”。

【责任编辑:李晓】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