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往事 斗争在“首都反省院”

发布时间:2020-10-28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提到乐于泓与南京的关系,很多人想到的是他与雨花英烈白丁香的爱情故事。

乐于泓人称“阿乐”,与白丁香在大革命的浪潮中相识、相知。两人成婚后不久,白丁香就因叛徒出卖被捕,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此后的日子里,乐于泓没有忘记过白丁香,他给第一个孩子取名为“乐丁香”,并让家人将他的骨灰埋在了雨花台的丁香树下。

这段故事,被这座城市铭记。每年都会有人到雨花台,在丁香树下献上鲜花,缅怀这对红色情侣。

雨花英烈白丁香,照片中白丁香身后放着乐于泓的照片

乐于泓

但鲜有人知道,乐于泓在共青团山东省委任宣传部长时,曾因组织遭敌破坏不幸被捕,解送到首都反省院。后在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营救的下,才得以释放出狱。

在《我在国民党首都反省院》一文中,乐于泓讲述了共产党人利用监狱这一特殊的战场,与敌人进行顽强斗争的事迹。

以下为《我在国民党首都反省院》原文节选——

反省院规定每星期一上午九点全体难友都要在楼下大礼堂做“总理纪念周”。大礼堂可容纳千人,分东西两区,男左女右,中间为人行通道。纪念周无非是老一套,开始时唱“国民党党歌”,最后唱“总理纪念歌”,都是放唱片。据说原先要大家一起唱,可难友们故意有高有低不入调,忽快忽慢不合拍,听了让人发笑,出尽洋相,后来才不得不改放唱片。但做纪念周这样的例会,整个右边女席上却空无一人,当时我真疑惑不解。以后听到女难友们英勇抗争的事迹,才知道,她们在课堂上面对面同“导师”进行辩论,摆事实,讲道理,说得头头是道,弄得“导师”们下不了台。有一个女难友为此被关进“小黑屋”中禁闭,但她依然顽强不屈,给她送饭送水时,她就高呼口号,还用牙膏在墙上写标语。从此以后女难友们都不去上课,也不参加每星期一的“纪念周”和院方举行的其他各种活动,院方拿她们也毫无办法。

卢沟桥事变爆发前,局势一天天紧起来,院方开始在星期六下午让我们在东面小门外菜园子里拔草,接着每天五点半晚饭后,让我们在楼下草坪上自由活动一个多小时,难友们习惯把这叫做“放风”。这时我们可以自由结合,随便找人漫谈,交流情况,大家聚集在草坪上,有的讲故事,有的说笑话。有些故事内含哲理,发人深思。不少笑话出自《笑林广记》等书,讽刺嘲弄那些不学无术的达官显贵、官僚政客、吹牛拍马受人捉弄之事。我结识了一个被捕的红军,他讲一口江西话,见警卫出操,就说“白狗子下操了”。

这时,有人从游艺室借来一把南胡,提议要我演奏。我把满腔的阶级仇、民族恨,凝神倾注在两根琴弦上,拉起大家熟悉的《满江红》、《毕业歌》和俄罗斯民歌《伏尔加船夫曲》,最后我演奏的是《苏武牧羊》。随着琴声,我逐句默诵着歌词:“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穷愁十九年……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整个草坪上肃穆无声,大家都被这激昂的琴声所感染。我拉完最后一个音节,站起来,提议全体一块合唱《义勇军进行曲》。我清清嗓子,挥着手,一遍又一遍地领着大家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难友们引吭高歌,群情激奋。

……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侵略军在卢沟桥发动进攻,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七月十五日,中共中央派周恩来、博古、林伯渠同志到庐山同蒋介石谈判。八月上旬,中国共产党和红军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同志到南京,继续同国民党谈判,要求释放一切政治犯。

八月十八日下午,晴空万里,骄阳似火,周恩来和叶剑英同志来到国民党首都反省院,向被押政治犯作政治形势报告。全体难友乃至病号都准时去大礼堂出席会议,左右两区席无虚位,盛况空前。

周恩来同志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讲台,用洪亮的苏北口音讲道:“有机会和诸位见面,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这不得不‘感谢’日本帝国主义的炮火,才使我们得有今天在这里见面的机会。同时我又是非常的兴奋,的确也值得我们兴奋的,因为在‘西安事变后,与蒋先生十年来的敌对,十年来的交手,今天又重新合作。”恩来同志指出,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很早就已向蒋介石提出一致共同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决不继续两派的斗争。我们已经看到在军事上相持的内战如果再继续下去,任何方面都得不到好处,整个国家民族就要灭亡了。在亡国灭种的情况下,任何党派的主义和主张都没有实现的可能!”

……

整个会场情绪达到高潮,全体起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叶剑英接着讲了话,他首先代表工农红军向在座的同志们致民族革命敬礼。剑英同志最后说:“我们非常希望你们急速恢复自由,期待着你们到前线上来参加抗战。我想不久我们会在前线上握手!”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全场高呼“抗战到底”!

第二天全班开会,我把周恩来、叶剑英同志的讲话记录仔细地读了两遍,和难友们一块逐字逐句地进行核对,随后将全文抄录在读书笔记的后面。我出狱后,一九三八年参加新四军彭雪枫同志率领的游击支队前,把笔记本交托二弟保存。一九四九年南京解放后,我在南京市总工会工作时,他交还给我。十年动乱中,读书笔记被“造反派”抄走,庆幸后来又退还予我。现在,我已将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八日周恩来、叶剑英同志在南京国民党首都反省院的讲话原始记录稿,送交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收存。

周恩来同志作完政治形势报告后,又亲自点名,将夏之栩、熊天荆、王根英三同志接出首都反省院。

八月二十日夜,日军飞机轰炸南京。从此,每夜我们号房都在门外加上锁,一有空袭警报,工作人员全部撤走,躲到防空洞里去了,我们要上厕所叫人开门,也无人答应。

形势一天比一天紧迫,院方人心惶惶。在我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的一再要求下,张越霞等同志陆续从首都反省院被释放出来。原先院方要求我们每人都要写“自新宣言”,经大家抗拒,改写“抗日宣言”。反省院释放我们时,分别把各自的衣物书籍点交本人,每人填写出院后的通信地址,并发给通行证。九月九日,我和佟汝功同志被释放出狱,我即投身到抗日战争第一线去了。

参考资料:《江苏党史资料 1985年第二辑(总第十五辑)》

【责任编辑:解繁】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