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 “金中”罢课斗争

发布时间:2020-10-31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1947年5月,南京物价飞涨,米已卖到法币二十万元一担,面卖到法币十万元一担,人民度日如年。5月25日,金陵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金中)的部分同学特地到中央大学礼堂聆听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教授主讲《当前物价问题》的学术报告。

  马先生一针见血地说:“当前的物价高涨,不是放高利贷引起的,也不是农民藏粮、商人藏货引起的,而是国民党发动内战引起的、是国民党官僚家族发国难财引起的,这就不得不多发钞票,引起通货膨胀。”

  这事使同学们明白了物价问题的真相。

  “五·二〇”之后金中响应全市学生募捐的号召,通过青年会组织“救济委员会”和“助学事工会”,公开募捐援助经济困难的同学,同学间互助互爱,团结战斗。

  当时的金中学生吴国斌,后来专门撰文回忆了当时的情形——

  公开募捐

  1947年8月24日,我班许福超邀我参加助学事工会,参加的同学有八十多人,内设总务部、联络部和微募部。全市准备在8月30、31两日,开展公开募捐。

  我校八十多人,五人为一小队,集中在新街口至鼓楼一带募捐。我是第十小队队长,与同班陈德尧、涂砚贻、胡积深等同学分工在新街口附近。我队向已认识的几家银行职员和龙门酒家等几处酒家顾客征求购买救济券票, 30日一天,我小队一百四十万券票就基本募完。 31日又募捐九十万元,两天合计,算募得比较多的一个小队。

  9月5日,我校助学事工会在东课堂开会,把募来的钱按比例大致作了分配,对家庭贫穷的学生,每人补助法币六万元。会上主持者说,全市各学校二千多名学生,跑遍了全市各个角落,费了很大劲,只募捐二亿元,而这一天的内战消耗就得花费五亿元。这鲜明的数字对比,使同学们对马寅初教授讲的当时的经济危机根源之一就在于打内战的道理,认识得更加清楚了。

  开展罢课斗争

  在全市、全国时起时伏的学生运动浪潮推动下,金中愈来愈多的同学对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镇压学运的反革命本质的认识逐渐清醒,于是对金中校方采取多收学生经费、伙食不善和加重学生功课负担等不合理的问题,强烈不满,并起而反抗。

  在中共南京地下中学委员会领导下,于1947年9月初,由许福超班长首先组织我班同学展开讨论。不少同学认为:一,学校要住读生多缴的建设费、损失费应退还同学;二,校方应立即改善学生膳食;三、校方不得加重课程分量,不得延长学习时间。这些意见通过串联,受到愈来愈多的同学的拥护。10月20日正式向校方提出,同时宣布罢课。

  南京不少报纸发表文章,对学生正义行动深表同情、支持,连市教育局也不得不表示设法解决问题。在这内外压力下,校方不得不部分地同意了学生的要求,并予以解决。金中第一次罢课,基本获得成功。

  1947年底到1948年初物价继续猛涨,国民党反动派为挽救危机又发行了金圆券,票面五千元一张,可兑换十万元票面的法币一张,更加激起人们的惊慌和反抗。特别是一些同学听到私立中学1948年上学期学费要涨至法币千万元,比1947年的法币一百五十万元猛增几倍,许多同学及家长忧虑不安、惊惶失措。

QQ截图20201013171655.jpg

面值五千元的金圆券

  这时以王毅刚、曹锦为首的一批同学,为了维护大家的利益,积极响应钟英中学反抗学校收高额学费、反抗国民党高涨物价的学生运动,毅然组织金中同学起来罢课。

  金中两次学生罢课,与全市学生运动相呼应,激起了校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大家不曾预料到这样一个高级官僚子弟和贵族子弟的教会学校,也竟然造起反来了。金中的学生运动,矛头直指国民党反动统治,为配合解放全中国贡献了一份力量,同时也使一大批学生受到锻炼和考验,其中有许多人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为革命斗争和建设的骨干力量。

  参考资料

  《回忆“金中”学生运动之片段》 作者吴国斌(系金陵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亲历了当时的学生运动)

【责任编辑:施金挺】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