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革命火种在这里点燃

发布时间:2021-02-07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浦镇浴堂街,位于南京江北新区顶山街道。浴堂街34号,是一座坐东朝西、青砖黛瓦的平房。

翻开历史的长卷,这座不起眼的平房是浦镇繁华街巷中唯一的浴室,革命的火种曾在这里熊熊燃起。

百年前,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荷波在此领导南京的第一个党小组,声援和呼应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

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荷波.jpg

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荷波

成立南京地区第一个党小组

王荷波原名王灼华,1882年出生于福建福州,是浦镇机厂的钳工。在工作中,他处处讲公道话、办公道事,深受爱戴,工人们亲切地叫他“王大哥”。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王荷波开始接触新思想,并大量阅读《新青年》《劳动界》等进步刊物。

1920年,王荷波领导工人罢工以抗议总监工的压迫,并最终取得胜利。他与工人们得出了道理:工友唯有组织起来才有力量,才能反抗洋人和工头的欺压。

1922年,王荷波40岁,生日时,工友们送他一块大红绸,上面写有“品重柱石”四个大字。

就在这一年,王荷波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津浦铁路的第一名工人党员。他和浦口车务段行车司事、共产党员王国珍及劳动组合书记部派来的北京大学学生、共产党员王振翼(又名王仲一)三人,成立了南京地区的第一个党小组——浦镇党小组,王荷波任小组长。

在王荷波的带领下,浦镇机厂的工人运动开启了新局面。

声援“二七”大罢工

1923年2月4日,京汉铁路工人开始在邓中夏、项英等共产党人的领导下,为争取组织工会的自由举行总罢工。

为声援大罢工,2月8日凌晨,浦口港务处“澄平”“陵通”两艘过江渡轮首先罢工。正午,机务处全体工人罢工。

“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位于浴堂街34号,原来是浦厂附近唯一的浴室.jpg

浦镇“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

斗争爆发,浦口机务段工会会长却被收买,未参与罢工。王荷波连夜派人前往浦口机务段,将一辆机车开到总道岔跟前,歪倒在那里,堵死机车出库的通道,整个津浦铁路南线基本瘫痪。

2月9日,距离除夕还有6天。浦口火车站内,人头攒动,旅客背着重重的行囊,焦急等候列车。

浦口机务段段长张殿也万分焦急,客车没有机车牵引,旅客只能滞留。束手无策时,一列从蚌埠来的运煤货车引起张殿的注意。张殿买通司炉,叫他用货车车头牵引客车北上。

火车刚开出浦口站,一个电话便打到了浦口工会。王荷波当即率领几百名工人高举红旗,跑步前往浦镇车站南首,挡住列车去路。

“打倒军阀!”“坚决不让火车开出去!”工人的高呼没能挡住前行的火车。

几位老工人见状,带头脱掉上衣,横卧在冰冷的铁轨上。很多工人也跟随着卧倒,决心以鲜血和生命坚持罢工斗争。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旧址.jpg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旧址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摄于2010年).jpg

两浦铁路工人大罢工卧轨处(摄于2010年)

司炉被迫紧急刹车,工人们立即包围住机车。王荷波指挥工人将列车开进浦镇车站,并给车上旅客准备饭食,向他们宣传罢工斗争的意义,得到了旅客的同情和支持。

这里的“二七”大罢工取得胜利

卧轨斗争惊动了江苏督军齐燮元,当天下午,齐燮元派旅长吴洪赞带领两营士兵前往浦镇镇压。

一时间,位于浴堂街34号的罢工指挥部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

工人们在党小组领导下迅速集聚,在指挥部前昂首挺胸,怒目而视。被逼之下,吴洪赞与铁路局车务处处长李显庭只能徒手进指挥部谈判。

在谈判陷入僵局时,“京汉铁路罢工工人遭到血腥镇压”的消息传到指挥部。

复工还是继续斗争?王荷波立即召集工人代表到后屋开会,冷静地分析道:一方面,春节临近,大量旅客滞留浦口;另一方面,斗争已经取得胜利,如果继续罢工,可能让工人流血牺牲,不如保存革命力量。

如今,两浦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被改造成南京工运纪念馆(摄于2009年).jpg

如今,浦镇“二七”大罢工指挥所旧址被改造成南京工运纪念馆(摄于2009年)

王荷波的建议得到了支持,震惊全国的两浦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正式结束。

复工后,铁路局给工人加薪一成,逢年过节放假发给一半工钱,还答应给各路联运免费票。

这次罢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京工人第一次罢工,有力地打击了反动气焰,给予京汉铁路工人的罢工斗争声援和呼应,同时,避免了一场流血惨案,保存了两浦地区的革命力量。


【责任编辑:】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