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虎穴 南京首位女市委书记传奇

发布时间:2021-06-16 00:05 来源:红色在线编辑部 收藏

  2010年,上海画家李斌重构著名历史画《占领总统府》,“总统府”大门不再伤痕累累,背后的南京城也不是浓烟战火,而是郁郁葱葱,一片祥和;站在楼顶上的,除了解放军士兵,还有普通市民,中间则是一位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子,正和一位解放军指挥官握手。

图片1.jpg

油画《424晴空万里·南京1949》

  这幅画,名为《424晴空万里·南京1949》,中间白色旗袍女子叫陈修良,是1946年上任的中共南京地下市委书记。

  这是一位信仰坚定的共产党员。

  不入虎穴焉得

  1946年4月,陈修良是抱着必死之心来南京的,她将这座城市称之为“虎穴”。

  她是浙江人,1907年出生在宁波,出生后不久父亲去世,家境一下败落。母亲为人刚强,常用秋瑾的事迹教导女儿,并不惜花巨资聘请名师,望女成凤。陈修良也不负众望,1922年考入宁波女子师范读书,此后又进入浙江省立女子中学,在学校中接触革命刊物,成为热血青年。

  因为能力很强,陈修良担任了向警予(中共创始人之一)的秘书,入党后又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回国后在上海活动。

  1937年11月,中共江苏省委正式成立,她担任妇委书记,她的爱人沙文汉,身份为中共江苏省委代理书记。

  1945年抗战胜利,短暂的和平之后,内战一触即发。

  作为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必定成为中共地下党的重点活动城市。这座六朝古都每天都在上演谍战,生死一瞬。面对身边牺牲的伙伴,隐蔽战线的战士们甚至来不及为之悲伤,就得考虑下一次战斗。

  陈修良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来到南京,成为这座城市首位中共女性市委书记的。她的任务,为时任华中分局副书记谭震林亲自下发,寥寥几句:“反对内战,反对独裁,要求和平,建设新中国。”

2.jpg

陈修良与沙文汉

  临别前,丈夫沙文汉写了一首诗相赠:“男儿一世重横行,巾帼岂无翻海鲸?欲得虎子须入穴,如今虎穴是南京。”

  1946年4月,陈修良打扮成阔太太模样,奔赴“虎穴”。

  青年人啊!一腔热血!

  资料记载,陈修良潜入南京,化名“张太太”,住在南京一对夫妻家中。这对夫妻都是地下党员,对陈修良的到来,他们对外统称“姑妈来探亲”。

  南京复成新村10号,中共南京地下党的秘密机关,陈修良曾在这里主持市委会议。

  陈修良来的第一个月,便是召开第一次市委会议,根据白区工作的“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进行分工布置,她负责全面工作,并领导情报系统。

  一个特殊情况是,当时周恩来率领的中共代表团正在南京和蒋介石谈判,陈修良要求所有地下党员严禁进入代表团驻地梅园新村,地下工作只能单线联系,横向联系是大忌。

  南京地下工作再度恢复。

  陈修良立下的首功,便是利用亲戚关系掩护,成功获取国民党军事密码。这份情报,让中共掌握了国民党部队当时调动情况,也为她迎来了一封嘉奖令。

  1948年9月,陈修良接到新任务,“积极进行策反工作”。

  她的第一个策反对象,是被称为“天之骄子”、也是蒋介石极为重视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此人名叫俞渤,为轰炸机八大队飞行员,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因厌恶内战,厌恶国民党政府腐败风气,希望加入共产党,为解放人民而战。

  俞渤甚至许诺,他的飞机上共有5人,全部可以争取过来,但要求只有一个,起义前加入共产党,因为万一失败牺牲,他至少可以是共产党人。

  据说,要求报到陈修良处,她只说了一句:“青年人啊!一腔热血!”随即答应俞渤要求。

  起义迫在眉睫,当时在上海的地下报务员李白(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李侠的原型),在发送俞渤起义情况时,被特务测出方位,随即被捕。虽然李白察觉不对,在被捕前销毁文稿,但俞渤暴露的危险大为增加。

  同年12月16日,蒋介石邀请所有飞行员观看电影。电影名为《国魂》,讲述宋朝末年民族英雄文天祥抵抗蒙古族入侵的故事。蒋介石希望飞行员能向文天祥学习,赤胆忠心,永远忠于自己。

  颇具黑色幽默的是,这部电影放映的同时,俞渤决定起义。

  他和联系好的几位军官悄悄赶往大校场机场,开走一架载满炸药的B-24轰炸机,起飞后,他们为给蒋介石一点教训,在机场上方投下4颗炸弹,又飞到总统府投了一颗,但因为起飞匆忙,加上投弹系统已被其他系统的地下党员破坏,炸弹被投到了城北。

  俞渤成为首位驾机起义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

  古城不战而下

  在成功策反空军后,1949年2月,陈修良还率领南京地下党策反了国民党最先进的巡洋舰“重庆号”。

  在上海政协1980年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第二辑中,陈修良对“重庆号”起义有过回忆文章,她把原因归为“蒋介石的法西斯独裁统治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同时“我党的正确政策具有无比强大的威力”。

  一个细节是,当时流传中共为了收买“重庆号”,花了大量黄金和美钞,陈修良给予了驳斥,认为是“造谣污蔑”,因为“我们党从来是通过讲明政策,发动群众,做好思想工作来进行策反的。当时‘重庆号’起义有几条线索,有上海的,有南京的,因为起义前党处在绝对秘密情况下,彼此不知道相互关系,只能分头进行……”

  “重庆号”的起义,犹如多米诺骨牌,引发国民党海军一系列起义,国民党千里江防就此崩溃。

  南京解放前夕,有着“御林军”之称的首都警卫师九十七师中将师长王晏清也被成功策反。

  在策反之前,王晏清还有犹豫,他提出要和地下党负责人见面,陈修良单独赴约,据说王晏清见到这个文弱沉静、浑身上下并无一点张扬的中年妇女,大为震惊,在谈了十几分钟后,他认定此人就是南京地下党的最高领导人,便下定起义决心。

  起义前,他召集全师军官讲话,称“现在虽有长江天险,也无必胜把握”,这句话让所有驻防国民党士兵士气大降,南京卫戍区总司令张耀明将王晏清扣押,但因为好友覃异之(时任南京卫戍区副总司令)的说情,王晏清安全返回。

  1949年3月24日夜,因为国民党已有所察觉,王晏清决定提前起义,他指挥警卫师两个团过江,此事震惊南京城。

  开国上将陈士榘写过回忆文章,认为王晏清起义后,国民党江防部署出现空缺,据其汇报得知南京城也是防卫空虚,于是本来重炮轰击的几个地点被取消,南京实际上是不战而下的。

  不战而下,南京古城得以保全,陈修良功劳卓越。

  一个月后的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23日,百万雄师过大江,南京解放,古城获得了新生。

  终于从地下爬出来了

  南京解放当天,陈修良心情如何?

  据其女儿沙尚之回忆,23日晚至24日晨,母亲陈修良一夜无眠。天一亮,她去找解放军司令部,当时三野八兵团驻扎在励志社(今钟山宾馆),她跑进去说要找首长,负责警卫的战士就是不让她进去,因为陈修良要隐蔽身份,一身旗袍,还烫了头发,时髦的打扮让战士无法理解。

  两人相持间,三野三十五军政委何克希走了出来,他认识陈修良,一见面两人就大呼,激动地拥抱,旁边战士全都傻了——我们首长怎么了,怎么和这样一个女的拥抱!

  女儿说:“母亲当时的想法就是,终于从地下爬出来了,不会牺牲了。”

  三野派车护送陈修良前往寓所。邻居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更是大吃一惊,这位没事总爱搓麻将的“张太太”,竟是共产党的市委书记!

  很快,中共中央电令重新组建中共南京市委,二野司令员刘伯承为市委书记,宋任穷为副书记,陈修良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她的3年市委书记生涯就此结束,百死一生的“地下”生活也成为记忆。

  1950年,陈修良调至上海,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后任华东局妇女委员会副书记、华东妇联副主任。1954年,陈修良的丈夫沙文汉出任浙江省省长,陈修良也调往杭州,在浙江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和代理部长。

  1998年,这位传奇女性去世,享年91岁。

  至今,还有很多人怀念她。

【责任编辑:曹蔚翔】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