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4 庚子年  六月廿五
星期五

清凉山小组组长 “小萝卜头”之父

1927年,南京,一条小船缓缓停靠在长江边的码头上,船上下来几名年轻男子。

为首的男子衣着朴素,眼神中却充满了坚毅,似乎在说:“南京,我来了。”

男子名为宋绮云,时年23岁。

他后来被世人熟知,源于一本著名的小说——《红岩》。书中,他的儿子名叫“小萝卜头”。

1949年9月6日,解放前夕,宋绮云和妻子徐林侠,还有儿子“小萝卜头”被敌人残忍杀害,人们将他们称作“一门三烈”。

少有人知的是,“小萝卜头”之父和南京清凉山还有一段故事。

2020.08.13 庚子年  六月廿四
星期四

梅园新村“婚礼进行时” 周恩来送“幸福秘

1946年初夏,南京梅园新村多了一户特殊的“大家庭”。

应国民党方面要求,驻在梅园新村的中共代表团登记备案,建立户口卡。

周恩来,自然就是“户主”。

谈判岁月中,大家庭虽然生活艰苦、工作紧张,但充满温馨,有几对青年更是因相同的信仰走到一起,在梅园结为革命伴侣,一时引为佳话。

2020.08.12 庚子年  六月廿三
星期三

造武器杀“鬼子” 终身隐瞒红色身份

南京中华门外,秦淮河畔的双桥门,曾矗立着一排排整齐的住宅楼,名为直卿村,是南京晨光机器厂职工家属的宿舍区。

提起“直卿”这一名称的由来,不得不说到金陵兵工厂(晨光机器厂前身厂长李承干。

李承干,字直卿,1931年担任金陵兵工厂厂长,此时的兵工厂因军阀混战、国民政府管理不善奄奄一息。在李承干的锐意革新之下,兵工厂焕发了生机,成为抗战时期大后方最大兵工厂,他也被人们认为是抗战时期生产军火武器的第一大功臣。

2020.08.12 庚子年  六月廿三
星期三

蒋介石眼皮底下 他聚起“百单八将”

1929年5月,南京,各方正如火如荼地筹备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

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第一期学生,在完成毕业考试后,绝大部分仍留在学校内,一边等待分配,一边准备参加典礼。

由于已经毕业,各兵科都没了课操,学校的管理也松懈了下来,大家都沉浸在即将奔赴新岗位的兴奋中。

某天晚上,学校开始点名,学员们早已习以为常,但教官异常严肃的神情,预示了这一次的与众不同。


2020.08.11 庚子年  六月廿二
星期二

一个坚守73年的承诺

2018年8月15日,南京溧水区白马镇,随着烈士墓迁葬溧水区中山烈士陵园,张家老小终于兑现了对无名烈士的承诺。

这个承诺,张家坚守了73年。

无名烈士,牺牲在1945年的张家岗战斗。

2020.08.10 庚子年  六月廿一
星期一

抗战胜利前夕 中共南京地下组织配合新四军

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节节败退,1944 年9 月27 日,中共中央向华中局发出《关于发展苏浙皖地区总的方针和部署》的指示:“我军为了准备反攻,造成配合盟军的条件,对苏浙地区应有新的发展部署,特别是浙江的工作,应视为主要发展方向。”

2020.08.09 庚子年  六月二十
星期日

雨花英烈黄祥宾:怕牺牲不是真革命

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北殉难处,气势磅礴的烈士就义群雕撼人心魄。

九位烈士昂首挺胸并肩而立,表现出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

每每看到群雕里那位横眉冷对的知识分子,黄锦树就想到自己的叔父黄祥宾。

在为数不多的照片里,黄祥宾戴着个圆框眼镜,气质儒雅,目光坚定。

黄祥宾是黄锦树最小的叔叔,曾任国立中央大学中共地下支部书记,1930年8月在雨花台就义时,年仅25岁。

那时,黄锦树尚未出生。不过,黄祥宾的革命事迹与精神,深深影响了整个家族。

2020.08.08 庚子年  六月十九
星期六

朱克靖三拒蒋介石 慷慨赴大义

1947年10月的一天,南京城秋风萧瑟。

新四军兼山东军区秘书长、联络部部长朱克靖被特务秘密杀害在国民党保密局看守所,遗体被掩埋在南京郊外雨花台荒野。

这一年,朱克靖52岁。

2020.08.07 庚子年  六月十八
星期五

代号老余·伍豪之剑·夫妻特工

“为了搞革命,我宁可舍弃一切。”这是中共地下党员王世英的信仰。

王世英在1925年加入了共产党,此后又考入黄埔军校。1928年春参加皖北农民暴动失败后,他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先后在阎锡山和杨虎城的部队任下级军官。

1931年10月,王世英找到了党组织,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前往上海的列车。

来不及多加休整,重新回到党的怀抱的王世英接到了一项危险重重的任务:以特派员的身份去南京开辟工作,主要任务是打入敌人内部,建立党的情报关系。

2020.08.06 庚子年  六月十七
星期四

抓特务 石城卫士捣毁“潜宁第五组”

1949年8月,刚刚成立不久的南京市公安局截获了一封发往香港九龙界限街41号大光明电影公司华延胜收的密函,落款人为“王有智”。

根据公安局掌握的情报,大光明电影公司是台湾国民党保密局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华延胜”是指电台,“王有智”则很可能是保密局安插的一个潜特组织的化名。

潜特组织究竟隐藏在哪?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长林浩然陷入了沉思。

2020.08.05 庚子年  六月十六
星期三

生命为祖国铁路建设而燃烧

2006年7月1日,“世界屋脊”上响起第一声火车鸣笛。

十万筑路大军鏖战五年,终于建成钢铁大道——青藏铁路。

建设者们欢呼雀跃的同时,也默默怀念着一位已经离去的老人。

作为青藏铁路最早的勘察设计者之一,他曾几上青藏高原实地勘察,数十年关注青藏铁路建设,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他就是潘田,从南京走出的铁路工程专家,原铁道兵司令部副参谋长兼总工程师。

2020.08.04 庚子年  六月十五
星期二

抗战之后 南京金融界的“解放战争”

1946年5月,国民政府“还都”南京,中央银行、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也陆续迁回。

早在抗战时期,就有少数中共地下党员打入国民党的金融机构。此时,他们随之迁来南京。

中共南京地下组织意识到,这正是开展金融战线革命斗争的绝佳时机。

2020.08.03 庚子年  六月十四
星期一

老地下党员亲历“远东第一大厂”新生

汪春耀老人今年91岁了。

70多年前,作为一名地下党员,汪春耀潜伏在南京永利铔厂,与其他地下党员一起护厂反搬迁,亲历了南京的解放和永利铔厂的新生。

后来,他在国家机关保卫部门工作了35年,直到离休。

至今,回忆起曾经的风云岁月,他仍挂念着千里之外的古城南京。

2020.08.02 庚子年  六月十三
星期日

电波暗战 雷达研究所来了年轻人

南京城南,水西门内,连接升州路和安品街的,是一条老巷,名为登隆巷。

民国时期,国民党国防部第六厅下属的特种电讯器材修理所就位于登隆巷10号。修理所后改编为雷达研究所,时为国内唯一的雷达研究机构。

南京解放前,围绕雷达研究所的去留,国共两党展开了激烈的暗战。

2020.08.01 庚子年  六月十二
星期六

音符不朽 传唱“铁军”之声

战争年代,歌曲赋予的精神力量尤显珍贵。

抗战时期,战斗在南京周边的新四军,便传唱着一大批时代特色鲜明、旋律优美动听、鼓舞军心士气的优秀歌曲。

时至今日,这些穿过炮火连天的岁月、见证了金戈铁马的军歌,依旧深远嘹亮。

2020.07.31 庚子年  六月十一
星期五

隐秘历史 南京地下党组织的上海“管家”

上世纪90年代,耄耋之年的陈修良笔耕不辍,通过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记录下许多宝贵而鲜为人知的历史。

她不仅自己写,也嘱咐身边的人写。

当昔日的部下贺崇寅前来探望时,陈修良语重心长地说:“联络站那段历史要尽快写下来,现在仅你我两人了解这段历史,为避免今后以讹传讹,你要立即着手写下来。”

贺崇寅答应了。

一段隐秘的历史,被缓缓掀开一角。